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简薰 > 安家先宠妻(上)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安家先宠妻(上)  下一页
 
 

安家先宠妻(上)  第3页    作者:简薰

  只希望穿梭来回的渔女听到,过来把大小姐拉上来。

  熊嬷嬷连忙问:「绳子,绳子!船夫,有没有绳子?」

  「后头有。」

  妙莲一下冲到后面,拿起一捆绳子抛下湖,「大小姐,您拉住绳子,快点拉住绳子!」

  夏元琴脸都白了——怎么回事?大姊姊明明很会游水啊,小时候她曾经看过大姊姊在荷花池一来一回的游,怎么突然不会了?

  她只是想让大姊姊出丑,没想过要害她命……

  不,不是她害的,是大姊姊自己不小心掉进去的……

  第一章  六月节惊魂(2)

  正当夏兰桂觉得自己这辈子又要溺死的时候,突然有人抓住她的后领,一下子把她带离水面。

  呼——天哪,空气进入肺部的感觉太好了。

  夏兰桂呛了起来。空气,她需要空气……

  「姑娘还好吗?」

  夏兰桂喘了一会,这才看到谁把她拉了起来。

 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,那眼睛,那眉毛……

  「我,我……」一句话没说完,她吐出几口水。

  少年笑说:「水吐出来就好了。」

  夏兰桂定了定神,这才听见耳边一阵鬼哭神嚎,是她的妙莲,还有高嬷嬷,妙珠也在水里,被个渔女拎了起来。

  她一看就知道妙珠是想来救自己,不过她也不会游泳,反而被个渔女所救。

  她们主仆真是命大,虽然有月色,有琉璃灯,但毕竟是晚上,什么都看不清楚,能适时被救,只能说是老天保佑了。

  那渔女动作很利落,抱着妙珠举高,让船上的人拉妙珠上去,然后游过来,抱起夏兰桂再次举高,再让船上的人拉上去。

  夏兰桂扶住船舷,也不管身上的水滴滴答答的落,往湖里探头问:「敢问公子姓名?公子救我一命,小女子想登门拜谢。」

  「小事一桩,姑娘不用放心上。」那少年转身一扑腾,一下子便游远了,就见他游到一艘装饰华丽的大船边,船上放下绳梯,一下子上去了。

  高嬷嬷连忙拿过一包银子给那渔女——那位公子虽然救了大小姐,但如果让他抱着大小姐举高,好像也不太好,这渔女倒是伶俐,知道男女授受不亲,过去帮了忙。

  妙莲一下哭了起来,十分愧疚,「奴婢对不起小姐,奴婢……奴婢贪生怕死,没跳下去。」

  夏兰桂活了过来,心情很好,笑着安慰,「跳下来做什么,好好活着才重要,你又不会游泳,跳下来多一个人溺水而已。」

  妙珠也不管自己一身水还在滴着,「姑娘快进舱换衣服吧,虽然是夏天,水还是挺冷的。」

  夏兰桂笑道:「你这傻丫头。」

  妙珠摇摇头,「姑娘救了奴婢的弟弟一条命,就是救了奴婢一家,姑娘到哪,奴婢都要跟着。」

  熊嬷嬷摀着胸口,「快快,妙莲快点扶大小姐进去换衣服。」

  老天保佑,还好大小姐只是虚惊一场,不然她怎么跟老爷子交代呢。

  夏兰桂跟妙珠换了衣服,但头发却是干不了,船只已往岸边去了。

  虽然有些后怕,但还是很开心的,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好,她以为自己这辈子还是只能活十几岁,没想到会有人来救她。

  话说那人——刚才因为沉浸在「捡回一条命」的巨大喜悦中,所以一时没注意到,现在静下心回想,那人的眼睛真好看。

  明明是在夜色里,但他的眼睛好像有星光闪烁,声音也是好听的。

  不知道他是哪家人……

  只不过人海茫茫,大概也没机会再见,夏兰桂的感谢只能放在心里,以后初一十五替他抄长寿经聊表心意了。

  话说回来,夏元琴那臭丫头是哪根筋不对,居然扑她下水?

  夏兰桂是当事人,她的感觉很清楚,夏元琴不是站不住,她就是蓄意要扑她下水的,不过就是大理正家的少爷花签,有必要抓狂到杀人?

  但这种事情又不能对人说,跟娘说,只会让娘担心,跟爹说,爹会去找大伯父算帐,不过又没证据,闹到祖父那边也一样,只要夏元琴一口咬定是站不住,连熊嬷嬷都会作证的确如此。

  哑巴吃黄连,说的就是现在的她。

  看来自己以后得离那丫头远一点,心肝这么狠,这次不成搞不好还有下次!

  江瑾瑜一身湿淋淋上了船,几个公子哥儿纷纷拍起手来——这一船不是太尉家的公子,就是光禄卿家的少爷,甚至有江瑾瑜这种王府出身的一品门第,送出去的花签几乎都有回复,对他们来说,六月节并不是找对象,而是单纯的玩乐。

  这不,闲到没事,开始比起游泳。

  一个一个纷纷游回来,就江瑾瑜还没,船上的嬷嬷说,郡王不知道怎么的转了个方向,好像是有人落水,救人去了。

  于是当他回到船上,虽然是最后一名,但还是有掌声,名次已经不重要,救人才是重要的。

  光禄卿的孙子朱豪靠过来问:「是不是美人?」

  江瑾瑜想也不想就说:「没看清楚。」

  「那是哪户人家?」

  「没问。」

  「有没有搞错,你救了人家一命,连对方名字都不问?」

  「我又不是为了让她感谢我。」

  朱豪咳了一声,「说不过你。」

  这船是朱家的船,共两层,丫头过来说:「还请郡王去更衣。」

  游泳是临时起意,男子出门又不像姑娘家还有多带衣裳,因此那些落水少爷们都只能穿粗衣,出来互相一看,竟也觉得十分有趣。

  这时一阵琴声传来,琴音悠远,弹的是一首古调,内敛婉转。

  江瑾瑜爱琴,一下专注听了起来,不得不说,这琴声真是从没听过的好。

  江瑾瑜上船只为了赏月跟感受六月节的气氛,花签什么的从没想过,但这琴音太好,他想知道琴声的主人。

  于是写了花签过去。

  在湖上负责送花签的渔女拿过赏钱,很快一手拿信,用单手游了过去。

  江瑾瑜跟几个朋友便谈笑起来。

  江,在东瑞国是国姓,江瑾瑜是怀王的第三个儿子,是为平云郡王。

  东瑞国制,只有袭爵的世子可以是郡王,其余则是郡公,公侯伯子男,一世一降,然后成为平民,但郡王则可以沿三世才降,富贵大大不同。

  至于圣上为什么独厚怀王府,乃是因为圣上即位时年纪幼小,不过八岁的孩子,面对一个连身子骨都还没完全长开的皇上,难免有亲王蠢蠢欲动,小皇帝即位不到六个月,智王便打着「清君侧」的名义带兵入宫,挟持了皇太后,要求小皇帝禅让。

  朝廷群龙无首之际,怀王站了出来。

  怀王与智王,这两位皇叔在皇宫展开血战。

  经过一日一夜,怀王胜出,生擒智王,放出皇太后及一众太妃太嫔,也安抚了一直忐忑不安的小皇帝。

  经此一役,东瑞国的大臣才知道,先皇藏了一支秘密军队在怀王手上,为的就是这一天。

  先皇固然睿智,但那更要怀王忠心,怀王也是皇家血脉,如果他杀了小皇帝,然后推说是智王杀的,这时他再打着给皇帝报仇的名义杀了智王,等一切风平浪静,怀王便可顺理成章的登基——可是怀王没这么做。
欢迎您访问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,www.yq123.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 
 
上一页  安家先宠妻(上)  下一页
第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.yq123.com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简薰的作品<<安家先宠妻(上)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.yq123.com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