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蜜果子 > 我的金主秘密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我的金主秘密  下一页
 
 

我的金主秘密  第7页    作者:蜜果子

  连续这样好几天,邬小安终于忍不住,直接问道:“你到底有什么事”

  因为突然被逼问,程星海一紧张,情急之下脱口而出,想当然耳,她断然拒绝他,也缔造了他情史上的“空”前纪录。

  然后,到了周廷谦举办生日趴这一天。

  “少爷。”他才一进家门,邓姨就挡在他面前,“怎么现在才回来?”

  “公司有点事。”他答得漫不经心,手中捧着一个大纸盒,急急忙忙的往屋内走。

  “那个大盒子是要做什么用的?”她好奇的望着,“少爷别忘记要早点出发去接女伴啊!”

  “女伴……”程星海站在楼梯口,紧张的润润嗓子,“我还没邀成,邓姨你先别吵我。”

  “还没邀成?”这怎么可能?少爷根本不缺女人啊!邓咏文先是吓了一跳,旋即想到——“少爷该不会……”

  “嘘!她在楼上吧?”他深吸一口气,“没想到我程星海竟得求女人第二次!啧!”自言自语感叹完,他便直接走上二楼。

  邓咏文根本来不及阻止,望着他手中的纸盒。难不成里头装着要给她的礼服?二管家不久前跟她提过,少爷曾经开口邀请邬小安去参加生日趴,可是被拒绝了,怎么……少爷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她呢?

  邬小安正在整理房间,听到有人走进来的脚步声,抬头一看,没想到竟是程星海。

  “这么早?”她诧异的望了墙上的钟,“现在才三点……你下班了?”

  “嗯。”他僵硬的笑着,反手把门关上。

  注意到他异常的举动,她有些疑惑,紧盯着他看。

  “这个……我觉得很适合你。”他边说,边把大纸盒放到桌上打开,“我托人修改的,差一点就来不及了。”

  耶诞礼物吗?邬小安暗忖。也太早了吧……

  她走近一看,盒子里躺着一件紫罗兰色的礼服,随着光线,布料会闪烁如珍珠般的光泽,美得让人无法直视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她蹙起了细眉,并没有忘记他曾经开口的邀约。

  “我还是希望你陪我去。”程星海的语气非常诚恳。

  “我拒绝过了!”她有些难为情的开口,“我相信以你的条件,要找女伴并不难,没有必要找……一个管家。”

  “你说的没错,我明明随便打几通电话,就可以找到一堆美女陪我去。”或许因为被拒绝了两次,他的心里不太畅快,语气反倒变得坚决,“但全世界我偏偏只想邀请一个人!”

  你——程星海用眼神代替未说出口的话,而邬小安也正面对着他炙热的眼神。

  他最恼的是,为什么不管发生什么事,她总是能那么冷静呢?她正用那双仿佛能把人看透的眸子望着他,脸上没有笑容,心思深沉得难以捉摸……

  而他,却紧张得直冒汗,内心极度渴望她能点头答应,满足他最强烈的渴望!

  带小安出席,不是为了炫耀,也不是为了让她开心,而是——他希望公开两人的关系,声明她就是他程星海的女朋友。

  他想要小安,不只是身体,而是……她的心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她终于开口了,但却是这三个字——“为什么?”

  为什么?他狐疑的望着她。这就是她的问题?

  “我也想这么问我自己,为什么我就是想待在家?为什么我宁愿舍弃大厨的料理,就为了每餐可以吃到你亲手做的菜?”程星海焦躁不安的走来走去,“为什么我再也不想跟别的女人厮混?为什么我连开口邀请你参加生日趴都会这么紧张?为什么——”

  突地,他停止躁动,狠狠抽了一口气,深情的凝视着邬小安,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,轻抚上她的脸,感受她细滑的肌肤。

  “为什么爱上一个人,会这么痛苦?”

  他紧蹙着眉,望着她的表情痛苦而挣扎。原来真正爱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,希望能够每分每秒都跟她腻在一起,可是一旦被拒绝,心情就像在坐云霄飞车,忽上忽下的,无法停止。

  邬小安缓缓眨着美眸,浓密的睫毛如同羽扇般开阖,她的心几乎要跳出喉咙,涌出一股化不开的甜蜜,粉色的唇终于划出一个弧度,让她看起来像朵盛开的黑玫瑰。

  “你爱我?”她直视着他,难以置信。

  程星海一度以为是自己眼花,因为她平静无波的眼底,此时正闪耀着激动的光彩。

  “我爱你。”他终于感受到她表现出来的情感了,惊喜的一把将她搂进怀里,“我早就喜欢上你了,你……你是什么时候——”竟然有人可以把感情隐藏得如此彻底,他甚至有好几次都打算要放弃了。

  什么时候?她不知道,好像是一点一滴累积起来的。

  程星海本来就是个让人心动的男人,更别说他们在认识彼此之前,就已经发生了肉体关系……那夜的他,温柔得令人沉醉,她无法忘怀他的吻和拥抱,每次只要想起来,心头免不了一阵悸动。

  就算因为药效发作,他还是记得她的!

  他没有把她当成别的女人,他记得她是那天出现的神秘女子,还说他喜欢她的黑色长发、喜欢她睥睨时的眼神,而且在床上时,他匿称她为“白雪公主”。

  而后两人生活在这间豪宅里,她发现他其实并不讨人厌,有时反而像个孩子一样,也感受到他开朗外表下的痛苦,隐藏在游戏人间的孤寂,而且,他虽然年轻,却是个很有远见跟能力的企业家人才。

  她发掘的优点越多,就越欣赏他,他对她越体贴,她就更无法控制的深陷。

  在外人眼里,他是轻浮的花花大少,但是在她心中,他却可以让她觉得安稳。

  程星海激动的紧紧抱着她,仿佛要把她融入自己骨肉一般,欣喜的吻一个又一个落在她发上。他才刚坠入深渊,却因为她一个眼神,就又把他瞬间拉回云端,这种情绪起伏太刺激了!

  “我的心都快要因为你而停止了,你连续两次拒绝我,我根本……”

  “受伤了?”邬小安难掩笑意的问,“我不确定你对我的感觉,怎么可能随便答应你?”

  “你不确定?”他一脸无辜,“我这阵子的表现还不够明显吗?你去问问其他人,大家都知道我对你不一样!”

  “只是不一样,又不代表什么。”她可是很理智的呢,“因为我很冷酷,因为我的反应和一般人不同,或许你是因为这样才对我感到好奇,我怎么知道那算不算是真正的喜欢。”

  “你……怎么就没有一点点的憧憬呢?”要是一般女人听到他这么说,早就害羞心动到不能自己,就只有她,还可以这么冷静的分析。

  没办法,“因为我是邬小安啊!”她双肩一耸。

  程星海眷恋的捧着她的小脸,薄唇渴望的覆上她诱人的唇瓣,他突如其来的吻让她措手不及,但很快又找回那个熟悉的感觉,她曾经被他高超的吻技,吻到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。

  两人越吻越热切,他的呼吸变得深浓,欲望也逐渐高涨,一路从她的唇吻到她白皙的脖颈,轻轻啃咬着,大手还不安份地钻进她的上衣里,只不过这次很快被她挡了下来。

  “如果我们还要去舞会,你现在就该停止了。”她往后退了一小步,顺便捂住他的嘴,“我可不能带着草莓出席。”

  “我真想现在就把你拐上床!”他毫不掩饰对她的渴望。

  “你应该先去找杯酒、下个药的。”邬小安勾起一抹媚笑,“否则我不会那么快上你的床。”

  “你明明已经——”

  “蚊子,你可以出去喽,我要换衣服了。”她小心翼翼地把礼服从纸盒中拿出来,双眼倏地发亮,暗暗赞叹。

  或许他该先回房冲个冷水澡!“这是我母亲的。”程星海试图转移话题,努力调整心情,“她生前最爱的一件礼服。”

  母亲在生他时难产去世,所以他对母亲一点印象也没有,对他而言,在程家工作二十几年的邓姨还比较像他的母亲。

  “我能穿吗?”邬小安不禁迟疑,“万一邓管家看到我穿这件礼服又发狂了怎么办?”

  “没关系,我会跟邓姨说的。”事实上,母亲跟邓姨也不熟,所以邓姨不至于护主心切到这种地步。“对了,我可以顺便问你一件事吗?”

  “嗯?”她酡红着双颊,拿着礼服站在全身镜前比了比。

  “你跟邓姨的事,需不需要我帮忙?”现在她已经承认对他的感情了,他总可以发表一点意见了吧。

  邬小安冷冷的斜睨了他一眼,根本不需要开口,他马上就知道——不必!

  “我立刻请化妆师进来,你快点换衣服吧!”程星海识相的离开房间,但还是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,像是场梦。

  所以他再次推开她的房门,沉吟了几秒,又走了进去。

  “怎么了?”她以为他忘了什么没拿。

  “你喜欢我吗?”他的语气有点期待,又有点害怕。

  从刚刚到现在,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在兴奋、在开心,但是她一句话也没说。

  她露出腼觍的笑容,似乎早就猜到他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她。

  “我、喜、欢、你。”她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说,“非常、非常喜欢。”

  Yes!程星海欣喜若狂,这次终于心甘情愿的离开她的房间,朗声喝着在楼下待命的化妆师和发型师,两人一听见他的叫唤,急忙提着工具箱上楼。

  不过,现在却换邓咏文慌了。难道邬小安答应了?

  “我也去准备一下,你今晚一定艳冠群芳。”如果可以,他根本就不想离开她片刻。

  邬小安抱着礼服,轻哂着,脸上难得有止不住的甜美笑容。

  “星海。”她忽然开口叫住他。

  “嗯?”才刚走出房间两步的他,马上雀跃的回头。

  “那天我对梁又云说的话,是真的。”她难得娇羞的垂眸而笑,“我是说,可以陪在你身边那一句……”

  余音未落,她就主动把门关起来,把他挡在外面了。

  程星海呆愣的望着已关上的房门,突然觉得自己置身在一艘船上,一阵天旋地转,整个人好晕,还会不自觉的傻笑……

  在女人堆里放纵这么久,直到今天,他才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爱。

  几分钟后,在程宅里的所有人都听见狂喜的尖叫声,从少爷的房里传出来。

  他High翻了!

  第5章(2)

  生日寿星周廷谦的家门口,一道水晶拱门加上大红毯,尽显有钱人家办起派对来,果然大手笔。不过依照往例,生日趴的前半场因为有不少长辈也在,所以大家都很安份。

  “星海来了吗?”梁又云在人群中寻找他的身影。

  “又云,你又来了。”周廷谦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星海已经决定不跟你当朋友了,你别一直缠着他,到时害我们跟他也做不成朋友。”

  “他怎么可以这么绝情呐!”她气恼的抱怨着,“好歹我家也是知名银行,他总要给点面子吧,要不然以后他们未来集团要找谁帮忙处理借贷的事?”

  “拜托,全世界又不是只有你家是开银行的。”几个小开凉凉的走过来,“你别再执着于星海了,事情是被你自己搞砸的,怨不得谁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喂喂,”周廷谦往门口望去,兴奋的喊着,“好样的,星海来了!”

  所有人不约而同往大门挤去,他们好奇的当然是——挽着程星海的那个女人,是否还是那个谜样美女?

  果不其然,邬小安才一下车,就成了众所瞩目的焦点,她穿着紫罗兰色的平口礼服,看似简单,但裙?设计却非常独特,裙子长到必须用手拉着,但不管手揪着何处,裙?都能自成一种绝妙的弧度。

  而程星海喜欢她的长发,所以特地请发型师在前方留了两绺,后面则用紫水晶发饰把长发盘起,再搭配母亲的紫水晶钻石项链,更衬托出她的神秘与高雅。

  打扮过后的邬小安,美得令人屏息,加上她天生拥有优雅又冰冷的气质,举手投足间的高贵,完全看不出来她是从小在育幼院长大的。

  哪家的千金啊?怎么会有如此动人的风采?众宾客忍不住窃窃私语。

  站在水晶拱门下,程星海大方的搂着她的腰,拍了照,摄影师像是被邬小安的神秘气质迷惑了般,多拍了好几张她浅笑的照片。

  “嘿!带出门了啊!”众好友立刻迎上前去。“很艰辛呴~”

  “超辛苦的,到要出门前她才点头答应。”程星海露出痛苦的表情,“而且她一开始还先拒绝了我。”

  “我不是已经在这儿了吗?”邬小安扯扯他的手,怪他干么说那么多。

  “小安,可以这样叫你吧?”周廷谦爽朗的笑着,“我们星海终于认栽喽!”

  程星海勾起她的手,今夜,他的眼中容不下其他女人。

  “我带你去绕绕,介绍给大家认识?”他在征求她的同意,因为小安并不喜欢社交。

  “这么快吗?”她有些迟疑,“说不定等会儿回去,你就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了。”

  好友们互相交换眼神,极力憋着笑。哈哈,素行不良的后果!

  “邬小安!”程星海尴尬的睨着她,“你知道我是认真的!”

  她勾起笑,有些无奈。“我不喜欢交际,但是为了你,我愿意试试。”

  “不喜欢的话就不要勉强,没关系的。”他倒是体贴得很,“我很会社交,一个人来就够了。”

  “不。”邬小安一脸认真,“如果我们要继续在一起的话,那我就得进入你的生活圈。”

  哇……鸡皮疙瘩都快掉满地了!周廷谦一票人窃笑不已。实在没想到猎艳高手程星海,竟然也有被人套牢的一天!

  而且光是从他之前打电话抱怨的频率,就知道他是认真的了!

  程星海先带着邬小安拿点东西吃,宴会场内摆设了鱼子酱跟鹅肝等高级食材,她很开心的每道都尝一点,热爱料理的她,总希望能吃遍天下美食,然后消化成自己的创意。

  见到她对食物的热忱,他没打搅她,既然她不喜欢社交,他也绝对不勉强,所以他让她先在角落休息,身为总裁的他,还是得先去转转,应付长辈们一下。

  邬小安静静的坐在角落的椅子上品尝佳肴,但是她无法隐形,众多视线不停投注在她身上,她反客为主,成了这场生日趴的焦点,每个人都在谈论她究竟是谁。

  然后,她注意到连程星海都在望着她。

  嗯?她将瓷盘交给经过的服务生,优雅的朝他走去,他虽然正在跟几位长辈聊天,却不时回头看她,连那些长辈也都用非常热切的眼神盯着她猛瞧。

  “您好。”她主动攀谈。

  “嗯……她是我的女朋友,邬小安。”程星海讲到女朋友这三个字时,音调有点高昂。“小安,伯伯们说你很漂亮呢!”

  “是伯伯们不嫌弃。”她不吝啬的绽开笑容,跟几位叔伯辈的长者颔首。
欢迎您访问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,www.yq123.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 
 
上一页  我的金主秘密  下一页
第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.yq123.com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蜜果子的作品<<我的金主秘密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.yq123.com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