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蜜果子 > 我的金主秘密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我的金主秘密  下一页
 
 

我的金主秘密  第3页    作者:蜜果子

  “我要走了。”她别开眼神,转身就要走,却没想到又被他的大手拦住去向,“你……”

  “喝一口。”程星海突然把手中的酒杯递给她,并且直起身子挡住她,不让梁又云看到。

  她杏眼圆睁,瞪着他手里的酒杯,不可思议的看向他。“你喝多了吗?”

  “这是我朋友刚刚给我的新口味调酒,很好喝,我想让你也尝尝看。”糟!他怎么觉得头有点晕……但还是强打起精神。“我喝这边,你喝另外一边。”

  “这代表什么?”

  “代表……至少你愿意跟我喝同一杯酒,或许我们可以交个朋友。”他下意识的用手撑住柱身,眨眼的次数也变得频繁,整个人非常不舒服。

  “我不愿意。”邬小安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跟你是不同世界、不同层级的人,你不会想跟我这种人当朋友的。”

  她原本打算扭头就走,但突然发现他似乎有点不太对劲,露出来的胸口迅速泛红,而且呼吸声越来越重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她上前一步,微微抵住他的身子,“你看着我。”

  “我没事,可能喝多了!”他不自觉闭上眼,忍住全身热烫的不适。

  “那就别再喝了。”邬小安抽走他手中的酒杯,“你们这些人真的很奇怪,既然喝醉这么不舒服,为什么还要喝?”

  “嗳!”程星海连忙睁开眼,制止她,“别让我朋友发现我没喝完。”

  “都这样了还喝?”她只觉得荒唐,越过他的肩膀看过去,不远处果然有个女人正殷切的往这儿瞧。

  她深吸一口气,把杯子转到他没碰过的那一边,一饮而尽。

  “喝完了,可以了吧?”她把酒杯用力往旁边的桌上一放,正准备离开,没想到他整个人忽然压向她。“喂——你——”

  好重!邬小安吃力的抵着他。这个人怎么可以前一秒还谈笑风生,后一秒就跟重病患者一样虚弱?

  程星海失神数秒,接着赶紧撑住身子。不对劲,他连脑袋都跟着了火一样的热烫,而且神智非常不清楚!

  “我不舒服……你可以扶我上楼吗?”他的声音变得很沙哑。

  她看得出来他不是假装的,转过身体,拉过他的手臂放到自己肩上,尽可能撑着他的体重。

  “宴会结束了,请所有宾客立刻离开。”邬小安叫来二管家,吩咐道:“就说少爷身体不舒服。”

  “少爷他……还好吗?”二管家也很担心。

  “应该只是喝多了,我扶他上去,别让那群人来闹他。”她侧着头,瞥了他一眼,“你还可以吗?你自己多少也要出点力,我没有办法扛着你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热、好热……程星海觉得全身跟火烧似的一样难受。

  站在远处的梁又云一看到邬小安撑着他就要往楼上走,心里可急了,立刻小跑步想追上他们。

  “梁小姐、梁小姐!”二管家急忙挡住她,“宴会结束了,请回吧。”

  “咦?可是星海他……”她想闪过二管家,但徒劳无功。

  “少爷他喝多了,人不舒服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二管家巧妙的将梁又云推离楼梯口,“请别打扰少爷,各位请回吧!”

  开玩笑,虽然她是二管家,但是也应付过许多死缠烂打的女孩,挡住区区一个千金小姐,根本轻而易举。

  “不行,我一定要上去看看他。”药效发作了,她不在他身边,那一切不就白搭?

  “请离开,梁小姐!”二管家连同其他佣人都站了出来。这是程家的惯例,谁教少爷以前开趴不懂得节制,最后都得靠管家跟佣人,才能强势的把所有宾客请回去,有的时候,他们还得打电话请对方的佣人来抬人咧!

  “不是!我……”梁又云焦急得不自觉提高了声调。

  “梁小姐,你家的司机已经在门外等候了呢!”连警卫都来帮忙了,他扳过她的肩头,往外推去,“这山路小,不赶快走会挡到其他人的车子的。”接着又往前一看,“欸,李少爷,您等等,您喝太多了,不能开车……”

  花了一番工夫,佣人们终于把所有客人都请走了,关上门,疲惫的吐了口气,便开始收拾。

  不过楼上……

  邬小安在程星海含糊的指引下,好不容易把他带回房间,拖上床,累得半死的她突然发觉自己流了好多汗,而且全身都好热。现在不是冬天吗,怎么她觉得闷得受不了?

  她用手扇了扇风,还是觉得不舒服,但是床上那个更教人担心。

  程星海躺在床上,不知何时已把衬衫的扣子全扯开了,还不停的扭动身子,低嚷着好热好热。

  邬小安赶紧倒了杯水给他喝,但没有任何帮助。

  怎么搞的?他生病了吗?她皱着细眉望着呻吟的美男子,他裸露的健美胸膛,着实令人脸红心跳……是的,她现在突然发现自己的心跳好快好快。

  奇怪,为什么连她都觉得有点头晕?

  “别动——”她努力撑住自己的意志,制止他乱挥的双手,“我现在帮你把衬衫脱掉,你不要动来动去的。”

  好轻软的嗓音……程星海一听到她的话,乖巧的任她拉坐起身。

  其实,邬小安又尴尬又害羞。她还没主动脱过男人的衣服,现在却几乎都要贴上他的胸膛了!说到胸膛……他的肌肉线条真好看,从臂肌到胸肌,每一吋都好诱人呐。

  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顺利帮他把衣服脱掉,正准备扶着他,让他躺回床上时,没想到他突然双臂一收,直接把她搂进怀里。

  “啊!”她失声尖叫,双手立刻抵上他起伏的胸膛,紧张的喊着,“你……你醒一醒!”

  “你好香喔……”程星海贪婪的闻着她的发香,“跟你的人一样,是高雅的香味。”

  “你在说什么……”她红着脸,可是身子却被迫紧贴着他光裸的上半身。

  糟糕!为什么连她也觉得脑袋好晕又好烫?好像有人在她脑子里升了火,全身都快要烧起来了!

  突地,一个吻落在她的颊上,她吓了一跳,却没有推开。

  “嗨!”他的前额贴上她的,眼神迷蒙,但他还认得怀中的这个女人。

  是那个有着一头黑亮长发又神秘的女人。

  邬小安被他抱着,眼睛只看得见他迷人勾魂的双眼,还有微启的好看薄唇。

  为什么她的心跳得好快,甚至还觉得他非常……诱人?

  “你的身体好烫,你也很热吗?”他低声呢喃着,大手缓缓滑进她的衣服里。

  “没有,我只是……”她没有办法制止他的动作,因为当他的手触及她的肌肤时,她竟然觉得……好舒服。

  就这样,邬小安几乎失去抵抗能力,任由一个首次见面的男人慢慢脱去她的衣物。

  程星海忘情的吻上她的唇,她也没有回避,反而像是被他深深吸引似的,笨拙的激烈回应。

  奇怪,为什么会这样?她仅存的理智还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  为什么这个男人让她好心动?为什么他的吻会让她痴狂?又为什么肌肤相贴的感觉会让她觉得舒服,而且似乎不再那么热了?

  “我觉得……不太对劲……”可是她却渴求更多的吻跟拥抱。

  “嘘……”程星海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蛋,珍惜的细啄着,“你好美,你是我看过最漂亮的女孩!”

  “你……”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,“是我见过最令人心动的男人。”

  他满足的勾起微笑,热情拥吻这个宛若天仙的女人。

  二十五岁生日的这个晚上,他的房里春色无边。

  二管家悄悄的将房门关上。她只是担心的想上来看看状况而已,怎么知道……少爷不愧是把妹高手,连初次见面的女孩,也难敌少爷的魅力。

  只是,下午在厨房时她是怎么说的?她说……她是邓管家的女儿呐!

  第2章(2)

  她觉得头痛到快要裂开了!

  邬小安几乎是痛醒的,一惊醒,就觉得一阵反胃,非常不舒服。

  “啊……”她吃力的想爬起来,“我想吐……”

  “唔,我也是……”身旁男人正揉着太阳穴,随手一指,“浴室在那边。”

  几乎是用滚的下床,她踉踉跄跄的往浴室走去,抱着马桶吐了,那股酸味真令人难以忍受。

  程星海还瘫在床上,根本不晓得自己昨天到底喝了多少。为什么他会有一种灌了五瓶XO的错觉?

  他用双肘撑起上身,看着凌乱的床,连昨天怎么上楼的都不太记得,而且听到从浴室传来的声音。昨天晚上有女伴?

  哎呀,好像有……程星海依稀想起昨晚的热情缠绵,嘴角忍不住上扬。昨夜好像很激烈,而且感觉非常好。

  他记得他亲吻着她柔滑的肌肤,她弓起身子娇吟着他的名字,她身上好香,有股醉人的美……他记得他好喜欢吻她,因为她的吻相当生涩,生涩到他爱极了挑逗她的感觉。

  嘿,这么说来,他还是记得激烈欢爱过一场,但糟糕的是,他不太记得对象是谁了?

  跟梦一样,他好像梦见昨天下午那个高傲的女人!

  邬小安连漱了好几口,又用水随意洗了个脸,好让自己清醒一点。她昨天又没有喝酒,为什么头会这么重,而且还痛得要命?

  她带着晕眩走出浴室,脑子里仿佛有成群的蜜蜂嗡嗡叫。

  “我昨天从头到尾,就只有喝你手上的那杯酒。”她想起来了,就是他!

  程星海瞪大了眼睛。简直不敢相信站在浴室门口,一丝不挂的婀娜女人,正是那个神秘女子!

  邬小安指着床上的他,瞬间愣住了。为什么他会躺在她的床上——不对!她慌张的环顾四周。这是谁的房间?她怎么会在这里过夜?而且……

  她下意识的低头一看,瞬间放声尖叫。

  “哇呀——”

  “哇啊——”

  佣人们听到一男一女同时发出惨叫,纷纷困惑的抬头往楼上看,不晓得发生什么事了。

  邓咏文刚从医院回来,狐疑的看向二管家。“少爷又留女人过夜了?”她叹了口气问。

  “是啊。”二管家笑得很暧昧,“很意外的。”

  “有什么好意外的,我都已经记不得他带过哪些女人回来了,这次又是谁?服务生?还是乐团主唱?”她手脚都有骨折,裹着石膏,坐在轮椅上动弹不得,“上次少爷惨叫是因为那女人卸妆后很可怕,今天不知又看到什么了?”

  “应该不是,我看那女生长得很漂亮,而且昨天根本没化妆。”二管家推着她到客厅一角,“真是天生丽质呀!而且怎么说呢?看着她,总觉得似曾相识。”

  邓咏文终于听出端倪,“你在说谁啊?昨晚过夜的女人吗?”

  “是啊,就是昨天下午来找你的那个女孩啊!”二管家笑吟吟的说:“很惊讶吧,我也吓了一跳,她扶着不舒服的少爷上楼去,然后就……”

  一时反应不过来。二管家说了什么?昨天来的那个女孩?她跟少爷在一起

  说时迟那时快,二楼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邬小安已经穿好衣服,快速的往楼下冲。

  “我真不敢相信!你竟然会用这么卑鄙下流的手段!”她难得生气,对着身后的人咆哮。

  她身后跟着随便披着浴袍就奔出的程星海,“我?我什么都没做!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?”

  “是你叫我喝那杯酒的,我喝完后整个人就不对劲了!你敢说里面没放药”她突然停下脚步,用力推了他一把,“滚远一点,你让我觉得……很恶心!”

  天呐!真不敢相信她竟跟程星海上床了?而且昨天晚上的一切历历在目,还记得自己不断的索求他的吻,渴望他的拥抱,简直就、就像个欲求不满的荡妇……

  那杯酒一定有问题!

  “我也喝了啊。”程星海不让她再往下走,干脆直接环住她的腰,“而且那杯酒是梁又云给我的,她说是新口味的调酒——”

  霎时,两个人好像都懂了。

  他皱着眉回想昨晚的情形。梁又云把酒拿给他,说是新口味,还要他一定得喝完,他是喝了些,又主动找她攀谈,后来他渐渐觉得身体发热、不舒服……

  “我以为你喝醉了,你又说不能让朋友知道你没喝完,所以……”邬小安懊悔不已,“我就帮你把酒喝完了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他空出来的那只手紧紧握拳,倒抽一口气,“我那时只是单纯的想跟你交个朋友,至少要让你理我……”

  结果还真彻底,他们不但袒裎相见,还……

  邬小安受到的震惊太大,完全忽略他还搂着她的腰,只因她人现在正待在他怀里,看着他胸膛在她面前起伏,该死的上面还都是她留下来的吻痕。

  “你朋友对你下药,这种朋友还真好。”她逐渐冷静下来。

  “梁又云……因为我绝不碰她。”程星海不自觉拧起眉,其实不太高兴。

  “为什么?”她挑眉问。那女的长得很正啊,他看起来没那么挑吧?

  “原因很复杂,以后再跟你说。”他也冷静下来了,缓缓将手松开,“昨天晚上的事,我——很抱歉!”

  微微向后退,邬小安无法掩饰脸上的绯红。

  “咳,算了。”她礼貌的颔首,“我就当被蚊子叮了一口,就这样,以后别再提起这件事了。”

  蚊子?程星海错愕极了。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形容他,而且昨晚的事,她居然能够这么泰然的当作……只是被蚊子叮了一口?

  她尴尬的走下楼,视线恰巧对上坐在轮椅的邓管家。

  邓咏文难掩惊骇。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?那个她避之唯恐不及的女孩,竟然跟少爷上床了

  “这么严重?”邬小安走到她面前,看她手脚打了石膏,“医生怎么说?”

  “手腕与脚踝都骨折了,至少要休养三个月。”

  “真糟糕。”难掩忧心的皱起眉头,又有点厌恶表里不一的自己,嘴上说恨抛弃她的父母,但现在却又担心起她来!

  “是啊,管家受这么严重的伤,害我们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二管家虽然尽忠职守,但始终没有能力成为大管家。

  程星海也跟着缓步走到楼下,依然热切的凝视着邬小安的背影,突然产生一种念头——他希望她留下来。

  “要不然你留下来帮忙好了。”他忽然开口,“昨晚你做得很好,又有经验,不如留下来帮邓姨的忙。”

  “咦?”两个女人不约而同有一样的反应。有没有搞错!

  “对啊,小姐做得超好的,不愧是母女。”二管家喜出望外。

  “母女?”程星海一怔,看向邬小安,“你是……邓姨的女儿?”

  “不是。”她和邓咏文异口同声随即否认。

  气氛忽然变得有点诡异,他狐疑的打量眼前故意转移视线,不看对方的两个女人。

  “先不管这件事,你愿意留下来帮忙吗?”他难得这么积极,望着她的眼神非常诚恳。

  “我……”邬小安顿时举棋不定。

  “少爷,不需要,她是个不相关的人,有什么事我邓姨还有一只手、一只脚,犯不着——”
欢迎您访问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,www.yq123.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 
 
上一页  我的金主秘密  下一页
第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.yq123.com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蜜果子的作品<<我的金主秘密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.yq123.com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