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蜜果子 > 我的金主秘密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我的金主秘密  下一页
 
 

我的金主秘密  第14页    作者:蜜果子

  周廷谦的心都凉了,“那你上次为什么来这里呢?”

  “因为星海哥要我假装是他的女朋友来呛声,骗她要分手——啊!”梁又晴说到一半惨叫一声,发青的脸色证明她想起来了。

  “想起来了还不快滚!”他伸手指向门口,“快点!”

  “好啦。”她赶紧回首,却怔住了。

  周廷谦见她迟迟没有动作,又挥了挥手,“快走啊!”

  梁又晴不安的瞟了他一眼,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,拚命跟他使眼色,他才突然惊觉不对劲,缓缓的回身……

  “欢迎光临。”邬小安端着两盘意大利面,就站在他身后,“既然来了,何必急着走呢?坐啊。”她冷笑着,眼神一扫,直瞪向周廷谦。

  他立刻闭嘴,火速回到座位坐好,什么话也不敢说,梁又晴则尴尬的拖了两张椅子,紧挨着亲密爱人坐着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“廷谦少爷,我好像差点错过很有趣的事……”邬小安这个老板娘亲自帮他倒水,“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的吗?”

  “咳……”

  周廷谦猛向伙伴们使眼色,希望他们可以帮他解围,无奈大家一看苗头不对,全都低头卯起来喝汤,谁也不敢蹚浑水。

  “我等你。”邬小安重重放下玻璃杯,然后,用大家都听得见的音量交代工读生,角落那个少爷只要屁股一离开椅子,立刻通知她。

  还有很多餐点要处理,等她把工作结束,再来好好审问周廷谦。

  到底什么叫做——假装是星海的女朋友来呛声,骗她要分手?

  以防万一,程星海又再做了一次详尽的DNA鉴定。

  他找到邬小安用过的梳子,并命令二管家把邓咏文的牙刷换新,把旧的封装,再从程夫人的遗物中寻得几根头发,再来就是他的,由于他要亲身前往,所以直接抽血或怎样都可以。

  等待DNA结果的这几天,他每天都在思索这个天大玩笑的来龙去脉。

  如果初步检测是确定的,那么当年就是邓姨把孩子对调,将程家真正的千金,也就是小安给抱走,再把自己的亲生骨肉,也就是他,假装是程夫人的孩子,留在程家抚养成人。

  至于小安这个真正的千金大小姐,则被遗弃,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,在育幼院长大。

  不管是为了钱、还是其他原因,他都无法原谅邓姨的所做所为,因为他能感受小安那种莫名被遗弃的心痛。

  原来,他所有拥有的一切,根本都是属于小安的。

  难怪长辈们一见到小安,都觉得她跟他母亲很像,其实是因为她才是他母亲的亲生女儿,邓姨一定也知道,或许她从见到小安的第一眼就知道她是谁了,所以才会千方百计的阻挠他们在一起。

  只是她没想到他和小安的感情如此深厚,不管她怎么反对都没有用,所以被逼急了,才会使出残忍的最终手段——直接骗他两个人是兄妹。

  多高明啊,他对于邓姨说小安是她的女儿,根本不疑有他,因为小安一开始就是来找母亲的,而基于对邓姨的信任,让他也相信自己是她的儿子。

  他还记得邓姨的泪水,是那么的逼真,那么恐惧他跟小安在一起……口口声声说他爱上世界上最不该爱的人,结果并不是因为她是他妹妹,而是因为——小安才是程家真正的继承人!

  他极力压抑着怒火,邓姨一次又一次的心机,让他再也无法原谅她。

  他只能说很遗憾,虽然她是真的用母亲对待儿子的方式在照顾他,但是在法律上,他还是程吉安的儿子,她只是程家的管家,休想获得程家的任何好处。

  至于他们的母子关系,恐怕也无法相认了。

  她带给他和小安的伤害实在太大了,就算他放弃程家的一切,他也没有办法跟她以母子相称,装作没事的继续相处。

  如此狠心的女人,他没有办法接受她。

  不过他会给她一笔钱,不动声色请她离开程家,那笔钱绝对足够她安养余生,以感激她为程家付出的一切。

  今天DNA报告终于出来了,确定他和邓姨是真正的母子,而小安也确实是母亲的亲生女儿。

  程小安吗?听起来也不错。

  程星海下了车,沉淀自己的心绪。他必须先跟邓姨把话说清楚,请她离开他的世界,再设法挽回小安的心。

  虽然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小安回心转意,但不管怎样,他还是要试一试。

  今天“Ann'sHouse”开幕,他原本计画要在开幕当晚向她求婚的……握紧西装口袋内的戒盒。戒指他还是做好了,但是恐怕再也没有为她戴上的那一天。

  晚上十一点,家里难得还灯火通明。

  他才刚踏上露台,大门立刻被打开了,前来开门的是二管家,她打开一点点门缝,露出一副大事不妙的表情,眼珠子不时往屋里瞟。

  “怎么了?”他也察觉不对劲,连忙低声询问。

  下一秒,门猛然被拉开,意外出现邬小安的身影。

  “回来了?怎么这么晚?”她露出微笑,“餐厅都打烊了,没想到你竟然比我还晚。”

  小安?程星海瞠目结舌的望着她,她接过他手上的公事包,对他露出一贯的笑容。他今天确定没喝酒,怎么会出现幻觉?

  走进屋内,他用一种极度眷恋的眼神凝视着她。

  小安……失神的握住她的手。多么真实的触感,过于骨感又有些粗糙的手掌,真的是小安

  她轻笑出声,将公事包递给二管家,拉着他就往里头走。

  “你在做什么?”邓咏文怒气冲冲的冲了过来,“少爷,她执意要进来,我没办法阻止她。”

  “阻止?”程星海难掩怒意的瞪着她,“你凭什么?”

  小安可是名正言顺的程家千金,谁有资格阻止她。

  “少爷?”她一脸错愕,不解他的怒意从何而来。“邬小姐已经不是这里的管家了,她……”

  程星海忽地收紧手,将邬小安的柔荑握得更紧,好让自己确定这不是梦。

  “你……真的是你。”

  “我煮了些宵夜,你饿不饿?”她对他嫣然一笑,“其实是店里剩下的食材,我煮了海鲜意大利面,你吃吃看。”

  他转头一到看餐桌上冒着白烟的盘子,不假思索的冲过去,摆盘的方式、食物的香气都是他怀念的味道,他迫不及待的坐下,狼吞虎咽的开始吃了起来。

  邬小安挑衅的睨了邓咏文一眼,悠哉走到餐桌旁她的固定位子坐了下来,优雅的用双肘撑着桌面,十指交握。

  “今天开幕,那些千金少爷都来了,把我的店全部挤满。”她懒洋洋的望向程星海,“包括周廷谦跟梁又晴……噢,还有那个小她四岁的情人。”

  闻言,他马上停止吸面的动作。

  “我原本在厨房忙,把餐点端出来时,刚好听见她跟周廷谦在争执,好像是说什么……”她边说,边若无其事的弹弹指甲,“上次她到我店里来,‘假装’是你的女人跟我呛声……”

  程星海把一口面收进嘴里,很痛苦的咽了下去。梁又晴到底在想什么,去小安的餐厅已经很夸张了,还带男友去?廷谦也不知道在搞什么,当场跟她聊什么过去式啊。

  “咳!”他擦了擦嘴,“所以,他们说了些什么?”

  “我只问了周廷谦……”她托着腮,玩味似的望着他,“不过他口风很紧,一个字也没透露,只说——”话说到这儿,她又不说了。

  周廷谦只说,程星海依然非常非常的爱她,爱到不务正业、藉酒浇愁、整个人瘦了一大圈,看起来憔悴痛苦,似乎一脚都快踏进棺材里了。

  她薄斥他荒唐夸张,结果却因为他的话,根本没有心思管餐厅的事,直接提早打烊,急急忙忙杀到程家来,就是想看程星海一面。

  周廷谦果然是在胡说八道,程星海今天还是有去上班啊,而且他看起来还很健康,只是真的瘦了好多,两颊都凹陷了,看起来真的很憔悴。

  伸出柔荑,她亲匿的抚上他的脸庞。

  程星海珍惜似的覆上她的手,用脸磨蹭着她的掌心。

  “你还爱我吗?”她不想拐弯抹角。

  “爱。”他痴痴凝视,“非常非常的爱……爱到心都痛了!”

  邬小安泛出笑容,从他一进门那瞬间的眼神与表情,她就已经得到答案了。

  第10章(2)

  “少爷,不可以!”邓咏文永远知道什么时候该插嘴,“你们不能在一起的,难道你忘记那件事了吗?”

  听见她的嘶吼,程星海所有的怒意瞬间被点燃。

  “哪件事?你是指我跟小安是兄妹这件事吗?”他倏地站起身,冲着她怒吼。

  闻言,邬小安惊愕的望着他们两个。她跟星海是兄妹?

  “怎么可能!”她也激动的站起来了。

  “是啊,就我这个白痴会当真,因为你来找她认母,我就深信她是你的母亲,结果她告诉我,我也是她的儿子。”程星海的口气一点也不客气,“所以我以为我们乱伦,才会狠心跟你分手。”

  “噢……”邬小安挑了挑眉。原来如此啊!看来是那天他送她出门之后,邓咏文才跟他说的,难怪他会“一夕之间”变了心。

  “本、本来就是!”邓咏文硬着头皮演下去,转向她说:“你不是想问吗?我愿意承认你是我女儿。”

  “哼!”冷哼一声,“别笑话了,我可不屑承认我是你女儿呢,邓咏文。”

  她紧握双拳。邬小安之前辛苦找到这里来,不就想认她这个母亲吗?

  “小安,你别听她乱说,你根本不是她的孩子。”程星海立刻澄清,这让邓咏文吓了一跳。

  “我已经知道了。”她从容不迫的走到他身边,“我在医院遇到一位王医生,那个人,邓姨应该很熟喔?”

  王仲安?邓咏文瞬间刷白了脸色。

  “他见到我就像见到鬼一样,不停地说对不起,还把当年的错误全盘托出。”挽住程星海的手,整个人依偎着他,“关于你们怎把孩子互换,把我扔在育幼院门口,把星海当成程家骨肉养大的事情,全都一五一十告诉我了。”

  邓咏文倒抽了口气。为什么邬小安会遇到王仲安?当年他就是个懦弱的男人,不敢面对自己犯的错才会逃回家乡去,想不到经过了二十几年,他还是敌不过自己良心的谴责。

  程星海也诧异的望向邬小安,“你……知道了?你才是程家的千金?”

  “嗯,知道了。”她昂首,“其实你才是邓咏文的孩子。”

  “我是透过DNA鉴定报告才确定这一切的。”他叫震惊中的二管家把他的公事包拿来,他从里面抽出报告,扔向邓咏文,“你自己看清楚,小安跟你根本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  “怎会没关系呢?”邬小安咯咯的笑着,“是丢弃者与被丢弃者的关系呀!”

  邓咏文根本不在乎报告的结果,所有谎言都已经被拆穿了,她的当务之急是要想着该怎么收尾。

  “很抱歉,我没办法认你这个母亲,因为我无法认同、原谅你的所做所为。”程星海再从公事包里拿出一个信封,“程家的一切我会还给小安,在我还有权力之前,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。”

  瞪着眼前那只信封,邓咏文泪水涌了出来,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一千万的支票。”他上前一步,把信封凑到她面前,“你拿去养老吧。”

  “一千万?”她眉一挑,狠狠打掉他的手,“我忍气吞声二十几年,图的不是这一千万,我要的是程家所有的财产,程星海,你是我儿子,你不能这样对我!”

  “如果可以选择,我不希望是你儿子。”他隐忍着心中的痛,低吼咆哮,“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调换孩子,还把小安扔掉,甚至编出那套谎言逼我离开她!”

  “因为她不能存在!她回来会抢走你在程家的一切啊,儿子……”邓咏文激动的上前,试图接近程星海,想要动之以情。

  “我不是你儿子!”他向后退一大步,“拜托你,拿了钱就走,不要逼我!”

  “程家这么大的产业,你还是未来集团的总裁啊……你舍得放弃这一切吗?”她不死心的继续说着,“只有妈会照顾你、妈会挺你,妈妈——”

  说时迟那时快,邬小安冷不防站到程星海面前,俐落的一巴掌狠狠挥在邓咏文的脸上。“这一巴掌是为我妈打的,她拚死生下了我,结果孩子却被人调换了。”瞪着她的怒颜,又再挥下第二掌,“这一掌为我爸打的,养了别人骨肉二十五年,冤枉。”

  “你这女人——”她扬起手,想要回击。

  不过邬小安更快,再挥下一巴掌。

  “这一掌是为我自己,理由就不啰唆了。”她冰冷的望进邓咏文的双眼,不带情感,“今天如果是我,我会把你逼到绝境,但是念在你好歹是星海的母亲,我会放你一条生路——一千万拿好,可以滚了!”

  要星海对生母做出这么狠的事,未免太苛求了,所以就由她来吧!她有的是理由可以斥退这女人,还能为她和星海所受的折磨出口气。

  “休想!当初我会调换孩子,就是为了这程家的财富,你不能对我不孝,程星海!”邓咏文狰狞的吼叫着,歇斯底里。

  邬小安不理会她,只是将程星海推回餐桌旁,回首望向二管家,“叫警卫,把她给我撵出去。”

  她疯狂的叫嚷着,煞费苦心的让星海成为程家的儿子,她的贵妇梦眼看就要实现,她已经想好下一步,就是要让星海把集团其中一份产业过户到她名下的。

  二十五年的算计,为什么最后会落得一场空呢?

  警卫动作迅速的将邓咏文架了出去,邬小安还请二管家收拾她的东西,等会儿拿出去给她。佣人们看到这一幕,全都一脸震惊,怎么之前的代理管家、少爷的女朋友,会突然摇身一变成为程家真正的女主人,而且她的气势与威严,一点儿都不输给少爷。

  程星海紧握着双拳,站在餐桌边,抵着桌面,双眼紧闭,眉心狠狠揪着。邬小安看他的样子,就知道他有多痛苦。

  她缓缓走到他身边,柔荑轻柔的上下抚着他的背。“我知道她是你生母,但是她对我所做的事,我无法宽宏大量原谅她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他拉下她的手臂,反握住她的手,一脸自责,“就连我都无法原谅她,何况是你。”

  “我倒不是怨她让我在育幼院长大,我可是很爱我的‘家’呢,只是她的作为对我、对整个程家来说,都太过份了。”她用另一只手轻轻覆上了他微微颤抖的大手,“对你也是,她为了钱,竟然用谎言拆散我们。”

  她敢预测,如果让邓咏文继续留在程家,将来她会把星海伤得更深。

  她的贪得无厌,想必会驱使她向星海索取金钱与地位,而星海迟早会因为她,陷入难堪的两难之中。
欢迎您访问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,www.yq123.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 
 
上一页  我的金主秘密  下一页
第1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.yq123.com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蜜果子的作品<<我的金主秘密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.yq123.com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