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蜜果子 > 我的金主秘密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我的金主秘密  下一页
 
 

我的金主秘密  第13页    作者:蜜果子

  王仲安没吭声,但是从他震惊且紧张的神情看来,她便知道自己推论得没错。

  这样她就明白了。邓咏文对她的敌意与对星海的爱护,都源自于此,她当年把她跟星海调换过来,让自己的儿子享受荣华富贵,成为程家的小孩,把她这个妨碍者,弃之于育幼院。

  邓咏文万万想不到,她竟然有朝一日会找上门,还误以为她是生母,难怪看到她的那一瞬间,她会如此惊惶。

  邬小安也挨在王仲安身边坐下,她的身世之谜终于真相大白,她突然觉得人生好像轻松许多,至少她现在知道自己当初被遗弃的原因了,不是什么复杂的因素,也不是因为父母厌恶她,原来只是一对男女的贪念,仅此而已。

  而程家如此悉心的养育程星海长大,也是出于认为他是程夫人用生命换来的孩子,所以才会用这么严格的教养方式,一心只是想要好好栽培他。

  如果她没有被调包,应该也是会在这么优渥的环境下成长吧?

  “知道自己不是没人要的孩子,我突然觉得很快乐。”邬小安笑了起来,轻拍了拍王仲安的肩膀,“没事了,我先走了。”

  “……小、小姐!”王仲安急忙的唤住她,“你、你不恨我们吗?”

  邬小安回眸,嫣然一笑,“何必?我在育幼院里,过得比谁都快乐。”

  要是让她变成梁又云那种样子,她想到就觉得可怕。

  心里的遗憾只剩下忘怀不了的恋情,随着身世的明朗化,她突然觉得自己又有了勇气与希望,心境上的轻松,直接影响到她的行动力。

  或许院长说的对,总要去面对了,才知道自己究竟准备好了没有。

  时间会淡化一切,那就等待她的爱情自动风化吧,苦苦执着也没有用,她拥有跟星海在一起的甜美回忆,那已足够。

  回去吧!邬小安这么告诉自己,至少拥有自己的梦想,让餐厅开业,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。

  至于星海……他们起码还在同一个城市里生活着,不是吗?

  第9章(2)

  二管家悄悄把托盘放在程星海的房门口,轻叩了门。“少爷,我放了些点心在外头喔。”

  门内没有声音,二管家皱着眉,忧心忡忡的走了下来,更担忧的邓咏文就站在楼下,看到二管家摇了摇头,她就更急了。

  自从邬小安彻底消失后,星海整个人就变了!

  他变得委靡不振、藉酒浇愁,整天关在房间里头,几乎连公事都不管了,所幸集团分工很细,总裁几天没上班还算小事,各部门经理都会把工作扛下来,遇到重大事情时,他勉强还是会出席……但是人出席有啥用,魂根本不在。

  他完全不知道公司正在进行什么业务、资金如何调配,连和客户的交际应酬都取消了,更别说各个朋友办的各种宴会,他再也没有心情理会。

  程宅里也起了变化,以前跟他最亲的她,也被勒令不许上楼一步。

  “还是不吃?”邓咏文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。

  “多少有吃一点,但是依然不回应。”二管家也担心了,“少爷怎么会变成这样……之前明明还好好的。”

  邓咏文没吭声,她当然知道为什么,只是没有想到他到现在还是执迷不悟。

  他可以演戏跟邬小安分手,还能镇静自若的叫她离开,怎么就没有办法从情关里走出来呢?都已经说他们是“兄妹”了,他应该要能跳脱一切才是啊。

  那份爱恋如果还存在,岂不是太奇怪了?

  坐在房间地毯上的程星海一身狼狈,他手里握着一瓶酒,总要喝到不省人事,才不会想起那抹纤细柔软的身影。

  邬小安,他的妹妹,却是他这辈子最爱的人。

  他原以为让她离开,这段感情就能结束,让她去纽约,用工作与空间拉开彼此的距离,或许等两人的心情都沉淀之后,他能够再找她出来,用“哥哥”的身份照顾她。

  结果,事与愿违。

  空间与时间的相隔,只是更增添他的思念,更加深他的痛苦而已。

  他没有办法专心做事,提不起精神面对生活,就算被好友廷谦硬拖去参加热闹的Party,他也只是一个人窝在角落,不停的灌酒。

  他好爱好爱小安,爱到自己都无法承受的地步,那不是过去游戏人间敷衍的喜欢,而是全心全意爱着一个人,并且认真打算照顾她一辈子。

  结果她却阴错阳差变成他的妹妹,现在的他,什么都没有了,也失去能够爱人的心。

  手机从刚刚就一直响个不停,他多想干脆醉死在这里,说不定还能梦到他的挚爱。

  她的笑容、她的娇羞,还有她望着他认真的眼神,那种外冷内热的个性,每一样他都难以忘怀……

  程星海昏昏沉沉的趴在地上,希望能作一个美梦,也许在梦里,他的双臂还能拥抱那迷人的女人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听见了砰砰的巨响。

  “程星海!”

  “廷谦少爷,您别这样,少爷交代过谁都不许打扰他的。”二管家急忙上前拉住他的手,想要阻止他。

  “没你的事。”周廷谦一把甩开二管家,直接抬脚一踹,硬是把房门踹开,“你立刻下楼,不许任何人上来。”

  二管家狼狈的跌坐在地,赶紧爬起身来,拍拍发疼的屁股,喃喃抱怨着,但还是听话的下了楼。

  冲进房里的周廷谦先确定程星海还活着,然后把被他踹坏的门给关上,还拖了张椅子把门挡好,接着他直接走进浴室,用脸盆装满了水,毫不客气的就往程星海的身上浇下去。

  “哇!”他根本是跳起来的,“谁——干么!”

  “醒了没?”周廷谦蹲在他面前,弹弹他的头,再多打两巴掌,“我是谁?你认得出来吗?”

  “神经病!”程星海用力把他的手挥开,怒气冲冲的瞪着他,“你干么用水泼我地毯弄湿很难处理你知不知道啊!”

  “反正又不是你要清洗。”嫌地毯湿,所以拖了张椅子,坐在他面前,“有大事要告诉你。”

  “天塌下来再通知我,我会第一个跑出去受死。”他懒洋洋的说着,瘫在地上还是不打算起来。

  “在告诉你之前呢,你要不要先告诉我,为什么跟小安分手?”

  “哼!”程星海不想多加解释,“不就是不爱了。”

  “最好是,如果你不爱她,会把自己搞成这副死人样?”周廷谦还穿着鞋的脚轻轻踢了他几下,“人不像人、鬼不像鬼,要不我拍一张传给小安看好了。”

  一提到邬小安,他马上弹坐起身,一把将好友的手机给打飞。

  “喂!两万八的新手机耶!”眼看着手机撞到柜子,摔成三块。

  “谁教你要乱拍。”程星海完全不给好脸色,还用脚踹了椅脚,“你到底来干什么的?滚出去!我说过不见任何人的。”

  只见周廷谦勾起一抹笑,从手中的信封袋抽出一叠纸。

  “星海,你要的DNA鉴定结果出来了。”

  咦?他惊讶的抬头一看。DNA鉴定结果?

  对呴,之前他曾经偷偷把邓姨跟小安的头发交给廷谦,要他用最快的速度帮他拿去做DNA鉴定,后来连他自己也忘了这件事,再加上突然知道自己的身世,他压根就只想逃避。

  “不必看了,我什么都知道了,小安确实是邓姨的女儿。”绝望的笑着,“若非如此,我何必跟她分手呢?”

  “……你跟她分手是因为她是邓姨的女儿?”周廷谦有听没有懂。

  程星海看着这个从小到大的麻吉,心里一直在盘算着,这件事究竟该不该告诉他,如果不说,他一个人承受不了,简直都要疯了。

  “廷谦,我也是邓姨的儿子。”挣扎了一会儿,他终于说出了。

  周廷谦惊愕的瞪大双眼。这家伙是怎样,喝酒喝到连脑子都坏了吗

  “你听懂了吗?我跟小安都是邓姨的孩子,这就是邓姨一直要阻止我跟小安在一起,而我必须跟她分手的原因。”他激动的低吼,“因为我们是兄妹啊……”

  每次一想到这个残忍的事实,他总会忍不住悲伤的泪水,他用手背使劲的抹去不自觉滑落的男儿泪,心里呐喊着,为什么、为什么他们偏偏是兄妹

  “可是……”周廷谦抽出报告一看,“DNA鉴定的结果不是这样啊。”

  咦?程星海皱眉,余光瞟向正在看报告的好友。

  “她跟邓姨根本没有血缘关系啊。”把报告凑到他面前,“一组对偶基因都没有。”

  白纸黑字在眼前晃啊晃的,程星海突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清醒了,倏地抽过那张纸,拧着眉仔细一看。DNA鉴定结果显示邓姨和小安的基因……没有一对是相同的?

  所以……邓姨跟小安并不是母女?

  瞬间,他想到的只有一件事——为什么邓姨要骗他?

  “她骗我……邓姨骗我说,我和小安都是她的孩子。”程星海气愤的揉烂那份报告,“她只是为了不要让我跟小安在一起?”

  如果只是因为她讨厌小安,那她这么做,未免也太“用心良苦”了吧……

  “啧啧,我看不只是如此。”周廷谦再抽出信封里的另一张纸,“你知道你拿头发给我的时候,把你自己的也混进去了吗?”或许答案就在这份他也还没看的报告中。

  “咦?”

  那时星海的头发刚好掉了一根在袖子上,他当下只觉得有趣,反正都要送去鉴定,不如顺便也把星海的拿去验一验好了。

  所以他把小安、邓姨以及星海的头发,全部交出去。

  程星海还搞不清楚状况,只是狐疑的抽过好友手上的那张纸,上头是邓咏文和他的基因比对报告——

  亲子关系概率99。99%。

  他们,是真正的母子。

  第10章(1)

  “Ann'sHouse”盛大开幕,邬小安意外的收到许多祝贺的大花圈,以及名贵的礼物,看到放在厨房里的那些高级水晶杯盘组,她感到受宠若惊,没想到她只不过陪程星海出席过几场宴会,就有这么多千金少爷们致赠开幕礼物。

  更让她意外的是,很多人是亲自莅临。

  开幕前,她发出去的传单上写明开幕前三天都有优惠,所以开幕当天,店外大排长龙她并不感到意外,只是没想到这些有钱人手脚更快,直接把一整间店包了下来。看到这种情况,她只好赶快做几张手写的甜点兑换券,发给辛苦排队的一般民众,并且诚心的跟他们致歉,接着便又回到店里,把玻璃门上的“Open”牌子,翻成“Close”,而且那时店才刚开不到一个小时。

  邬小安回身一瞧,满屋子的娇客。

  餐厅里总共也只有八张桌子,但现在里面却挤了三十几个人,或站或坐,还有人搬凳子硬挤在桌边。

  “可以并桌吗?”TJ喝着。

  “对,并桌好了。”周廷谦起身带头搬桌椅,“那个廖仔,你去帮忙倒水。”

  “有工读生会做,你们不用自己动手。”邬小安好气又好笑的转向瞠目结舌的工读生,“Bob,倒水。”

  这也难怪,这一屋子不是俊男美女,就是全身名牌,Bob是来打工的餐饮系大学生,可能没有见过这么多富家子弟,一时无法适应。

  “你们一个个跟工读生点餐,不要急,想清楚要吃什么。”她摇了摇头,虽然是捧场,但看到这么大的阵仗,她其实也有点无力。“我先进去忙了。”

  她边说,边系上围裙,然后下意识的回首望了一眼。

  他没有来!

  她的神情掠过一丝落寞,觉得在等程星海出现的自己很可笑,他现在应该正忙着跟新欢搅和,哪有多余的心思理会她这个平凡的女人。

  认识他之后,她才深深体会到,有的人对于感情,真的拿得起、放得下,而大家都以为她冷若冰霜,看情很淡,实际上她却深陷情关,无法抽身。

  就算对程星海有所埋怨,就算恋情已经结束,她还是想……见他一面。

  怀抱着这种可笑的想法,她努力的让店开幕了。

  之前,一直有程星海的帮忙,她省了许多金钱与力气,但当她开始自己处理准备工作时,她才赫然发现,原来开一间店,比想像中复杂许多,但是,这些复杂的问题,已经有人事先为她打理好了。

  她回育幼院的这段期间,原本找好的厨师并没有另谋高就,他一直在等她的电话,因为程星海特别交代他,务必要在“Ann'sHouse”工作,所以等她回来之前,他负责支付厨师一个月四万元的薪水。

  当初她匆忙离开台湾时,有人先带着原料厂商们把事前送到餐厅的食材都先搬走,等到她回来时,发现店里的冰箱空无一物,打电话去问,他们只说新鲜的食材马上送到。

  他替她处理好所有问题,只等着她回来。

  这些都是两人分手后,他为她做的事,但,有必要做得这么周全吗?那时她要去美国找小康,他就把纽约的公寓让给她住,还准备了一叠都是一万元美金的旅行支票,让她有急用时可以使用,甚至还在她不在台湾时,帮她打理一切。

  他这么做只是想补偿她吗?他做这么多,心里的罪恶感有消除一点吗?

  她不懂,因为她并不好受!

  每次看着这间餐厅,想到从无到有,还有程星海的体贴细心,每一幕都让她难过,再想到他可能搂着梁又晴靡烂度日,她就忍不住怒火攻心。

  工读生总算进厨房了,把写得井然有序的点菜单念了一次,并贴在工作的架子上,她振作起精神,和厨师开始今天的奋战。

  此时门上挂着的风铃突然响了起来,来了一个最不该出现的人。

  “哈啰!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”梁又晴亲密的挽着男友的手,大方的跟大家打招呼,“我一知道今天开幕,就赶紧过来了。”

  “天呐!又晴,你怎么敢带着你的小男友出来?”千金小姐们惊呼连连,“你不怕被你爸知道喔!”

  “反正迟早都要公开的,他也管不了我。”她大方的把艺术家男友介绍给大家认识,那个人比她小了几岁,异常腼觍。

  周廷谦一看到她,瞪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立即跳起身,冲向她。“你今天来做什么的?”他不客气一把扯过梁又晴。

  “嘿,廷谦哥。”她喜出望外的先搂了他一下,“这是我亲爱的,叫文森!”

  “嗨,你好,文森……不是,都什么时候了,还只顾着介绍你的男朋友。”周廷谦低吼,“你今天带他来,是要让小安知道你有男友吗?”

  “小安?谁?”梁又晴眨着灵活的大眼,好奇的反问。

  谁她居然敢问他小安是谁她怎么跟心机深沉的又云差这么多啊!

  “就是这间餐厅的老板娘啊……”他咬牙切齿的回道。

  “哦~我想起来了!我跟你说喔,就是上次我到这里来,很喜欢她的装潢,而且我听星海哥说,老板娘手艺一级棒,所以一知道今天开幕,我就迫不及待的跑来了。”她兴奋的滔滔不绝。
欢迎您访问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,www.yq123.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 
 
上一页  我的金主秘密  下一页
第1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.yq123.com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蜜果子的作品<<我的金主秘密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.yq123.com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