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蜜果子 > 我的金主秘密 > 繁體中文    蜜果子小说作品集  我的金主秘密  下一页
 
 

我的金主秘密  第1页    作者:蜜果子

  楔子

  第八家。

  瘦小的女孩一下车,就开始打量眼前这栋外观看起来像教堂的育幼院,她背着背包,眼神透露着超乎年龄的成熟。

  接着一名外国女人走了出来,跟家扶中心的人讨论起她的事,但是她根本懒得听,迳自走到附近晃晃。

  反正寄养家庭跟育幼院没有什么两样,说穿了她就是个没人要的孩子,只要有地方住、有东西吃,住哪里她根本没差。

  “哈啰!”

  一个年纪相仿的小女生突然把脸凑到她眼前,吓了她好大一跳,她往后退了两大步,嫌恶又质疑的瞪着她。

  “你是新来的吗?”邬小福穿着可爱的白色裙子问她,“好棒喔!人越来越多了!”

  女孩只是把头撇向一旁,直接当她不存在。

  “我跟你说,我是最早来的人喔,所以你要叫我姊姊!”邬小福根本不懂得察言观色,又再一次凑近她,“叫姊姊喔!”

  女孩不耐烦的白了她一眼。好吵。

  “你从哪里来的啊?”邬小福很好奇的跟她比了比身高,“我很小就来了耶,你这么大才来,之前住在哪里啊?”

  之前?她在寄养家庭跟育幼院之间来来去去,大家都说她是个麻烦,所以每个人都急着把她丢出去。

  她只是跟社工人员实话实说,说寄养家庭一天只给她吃两餐,那个叔叔还想乱摸她;至于育幼院呢,她直接说那里的食物她吃了就会吐,接着就会有人来调查,她就会被接走,送往下一个地方,每一次都是这样。

  “邬小福,你怎么跑出来了?”又一个小女孩跑了出来,“我们不是说好……哇!新来的喔!”

  她看着这个直绕着她转的小女孩,眼睛圆圆大大的,感觉就很活泼。

  “我叫邬小康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邬小康眨着眼睛。好漂亮的女生喔,头发又黑又长。

  名字?她能有什么名字?第一间育幼院给她取的名字超难听,所以她跟寄养家庭说她没有名字,他们就又帮她取了一个;后来她就养成习惯,每到一个新地方,就换一个新名字。

  名字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,反正她就是一个没有家的小孩,有没有名字,又有什么关系?

  “我没有名字。”她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。

  “哇!她会说话耶!”邬小福超级震惊的,拉过邬小康悄声的说:“我刚刚以为她是……哑巴。”

  她的悄悄话未免也说得太大声了吧……

  其实之前也有人以为她是哑巴,上一个寄养家庭还说她是什么自闭儿呢。

  “呵呵呵~‘一经’是好朋友了啊!”院长说着带有口音的奇怪中文,开心的把手搭在女孩肩上,“要好好相处喔!”

  “院长院长,她没有名字耶!”邬小福指着她,又叫又跳的说,仿佛那是多么不得了的大事。

  “好奇怪喔,怎么会有人没名字呢?”连邬小康也惊讶得瞪大了眼。

  哦?院长低头看着女孩,她根本连正眼都不瞧她一眼,只顾着遥望远方。刚刚社工有说这女孩相当文静,但却非常可怕,只要被她盯着瞧,好像就会被看穿了似的,连大人都不免感到害怕。

  她根本是个烫手山芋,不是投诉育幼院和寄养家庭,就是跟其他孩子处不好,明明才七、八岁,却比同年龄的小孩成熟很多,让大家都很头疼。

  名字?刚刚社工人员明明有告诉她这女孩的名字呀。

  “没有名字有什么好奇怪的。”女孩突然开口,“我连家都没有,不是吗?”

  眼前两个女孩一怔,仿佛被她残酷的话语吓到。

  “好好,没有名字我们就取一个。”院长不以为意,搂了搂她,“小福小康,她就叫邬小安,是你们的姊妹喔!”

  邬小安?这是什么怪里怪气的名字?

  “妹妹妹妹,她最晚来,是妹妹。”邬小福赶紧建立自己的“长姊”地位。

  “拜托,要看年纪好不好,你几岁啊?”

  邬小安不想回答,扭开院长的手,迳自往育幼院里走去。

  “邬小安、邬小安!”邬小福却突然追上她,牵起了她的手,“以后你是妹妹喔,我们的妹妹。”

  她皱眉。

  “你怎么会没有家呢?院长说啊,有家人的地方,哪里都是家。”邬小福画了一个好大的圆,“育乐中心是家,我们的房间也是家!”

  此时邬小康也跑到她身旁,拉起她另一只手,“快点,我带你去房间。”

  她就这么被拖着往前走。

  有家人的地方,哪里都是家?

  邬小安回首,院长站在门口,慈祥的朝她微笑。

  刻意把她取名叫做邬小安,是希望她和小福、小康三人就像姊妹一样,让她可以在这里找到家的感觉。

  邬小安浅浅的挑起嘴角。或许,她可以试试看,这里是不是家……

  第1章(1)

  只载了一名乘客的公车,在山间某处站牌前停了下来,一名年轻女孩下车后,公车随即开走,她有些陌生的环顾四周的山壁,站在路边往下看,就是万丈深壑。没想到这样的深山里,竟然也有公车可以到达,台北真是一个便利的地方。

  山上的风飒飒的响,时值十一月底,虽然天气不算非常寒冷,但是山上的温度还是比平地低很多,她忍不住瑟缩了肩颈,凝重的紧捏着手中的纸条。

  她的身世,说不定今天就能揭晓了。

  邬小安抬首看向远方的奢华别墅,她的母亲,听说就住在那儿。

  她并不是来这里认亲的,也不是打算来要什么,从小到大,她对抛弃她的父母只有一个要求,就是给她一个答案——为什么要扔掉她?

  她并不是过得不幸福,只是完全无法谅解怎么会有人狠心的抛弃自己的孩子?

  现在,育幼院是她的家,她不仅有小福、小康两个姊姊,就连院长和其他孩子都是她的家人。

  当年院长很巧妙的帮她取了邬小安这个名字,赋予她归属感,而小福又是个天兵,不但看不懂她的脸色,也听不懂她说的难听话,每天迳自拉着她去游玩、去帮忙,也因为这样,逐渐融化了她冰冷的心房。

  她就在这间育幼院里安定下来,再也没有换到第九间、第十间,而且跟小福和小康成为比姊妹还亲的家人,三个人总是形影不离,还把小福被院长捡到的那天当作三个人的生日,每年都一起庆祝、一起许愿。

  她们三个都想要成为好野人,享受豪门生活,这样不但可以自己过得舒服,更可以帮助育幼院的孩子们,而她呢,还有第二跟第三个愿望。

  事实上,当不当好野人对她来说都没什么差别,她最希望的是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餐厅,能够料理美食给很多人吃;然后找到亲生父母,跟他们要一个答案。

  三个愿望都很难实现,开店的目标遥不可及,毕竟存钱没有那么容易;而成为好野人,那是更远大的目标……但是今天,她终于得到了她亲生母亲的地址。

  这两个月来,育幼院的变化太大了,先是小福找到了亲生父母,而且她根本就是百分之百的千金大小姐,当年是因为被人绑架,弃之荒野,才会沦落到育幼院。

  再来是小康,她情系十余载的王子哥哥突然宣布在美国恋爱了,急性子的她在一小时内打包走人,只身飞往美国,捍卫自己的爱情。

  而她呢?总是平静无波的生活,或许也该有点涟漪了。

  所以她很积极的联络社工及家扶中心,终于找到她住的第一间育幼院,并且在有技巧的套话之下,得到了惊人的答案——她是被母亲亲自送到育幼院去的。

  母亲把刚出生的她扔在育幼院门口时,被在院里帮忙的阿姨撞个正着,母亲说了一大堆苦衷,但阿姨无论如何都要母亲留下联络方式,以便万一将来她想要找亲生母亲时,能够有个线索,但母亲那时只是慌张的摇头,说绝对不要让孩子知道自己的身世,便迅速离去。

  阿姨直觉有问题,便尾随在母亲身后,发现她直接前往车站,还跟一个男人见面交谈,而那个男人刚好是当地人,阿姨事后偷偷打探了关于那个男人的消息,也得到母亲的一些资料,正因为如此,她现在才能来到这个地方。

  吃力的走了约半个小时的山路,邬小安总算来到一栋豪华的宅邸前,别墅占地宽广,四周有围墙,里头还有花园和一座超大停车场,而且从大门的装饰来看,这几天似乎要办什么活动。

  捏紧纸条,她鼓起勇气按了电铃。

  “哪位?”对讲机传来询问。

  “我找邓咏文小姐。”邓咏文,是她母亲的名字。

  “啊?管家啊,请问你哪里找?”

  “我是她的朋友,有急事找她。”她随口胡诌。

  对讲机那头的人请她稍等,紧接着有个人从雕花铁门旁走了出来,她这才发现原来还有门房耶!

  “你等一下啊,我进去询问。”警卫说完,摆摆手请她稍候。

  邬小安浅笑。她已经等了十几年了,再等一下也无妨。

  于是,她一个人站在门口,尽可能保持冷静,默默等待着见到母亲的那一刻。

  此时一辆时尚的黄色法拉利从远处优雅的驶来,轻按了一声喇叭,她赶紧退到一旁,法拉利停了下来,驾驶在等待铁门开启的同时,把车窗降了下来。

  男人戴着墨镜,车上播着重金属摇滚乐,车里坐满了人,吵杂不休,他毫不避讳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女人,充满了好奇。

  她整齐的浏海覆盖着额头,直顺发亮的黑发披在身后,略微上挑的杏眼及深黑色的瞳仁,冷然及强烈的神秘气质,淡粉色的唇瓣连点笑容也没有。

  邬小安也正用冰冷的眼神回视着他。他虽然戴着墨镜,但她可以想见这个男人一定相当俊美。

  “找人?”他开口问道。

  她向来不多话,只是颔首,一点笑容也没有。她看向敞开的铁门,眼神一瞟,像是在跟他说:门开了,你可以进去了。

  “哇,美女耶!”副驾驶座的男人兴奋的凑了过来,“好神秘喔!你什么时候认识这种气质正妹了?”

  “我不认识。”他赶紧阻止轻浮的同伴,“来找人的,别瞎起哄。”说完便转过头,再望了她一眼,投以一个笑容。

  邬小安将眼神别开,她对于交际应酬没什么兴趣。

  法拉利优雅的开进宅邸前的停车场,停妥后,时尚贵气的男女纷纷下了车,高声谈笑着,感觉得出来他们都是有钱人家的小孩。

  “你的礼物怎么这么大盒?”

  “开玩笑,程星海二十五岁耶,我不准备大一点怎么行?”

  “大小不重要啦,大家开心就好。”程星海关上车门,视线不由自主的又看向她。

  但邬小安没有注意到他正在看她,只是专心等着警卫回来。

  好不容易警卫终于从豪宅走了出来,直直走向她。“那个……管家说她不认识你,不过还是请你进去。”说完,便领着她往里头走。

  经过刚才那些年轻人的身边时,邬小安闻到阵阵浓郁的香水味,穿着短裙的女孩尖声笑着,婀娜的抢道,但她并不喜欢跟人家争,索性慢下脚步,让他们先行进入宅邸。

  “管家在厨房,等会儿进去要麻烦你小心一点,厨房里东西很多。”警卫细心的交代。

  “管家的朋友?”

  身后传来惊讶的疑问,邬小安倒抽一口气,又是刚刚那个男人。

  “少爷。”警卫恭恭敬敬的打招呼,“是啊,这女孩说是管家的朋友,找管家有事。”

  “我还不知道邓姨有这么年轻的朋友。”男人神态自若的走到她身边,“我带她进去就好。”

  谁都好,她只想快点见到抛弃她的生母。

  邬小安的表情露出了一丝不耐,但还是跟着他往内走,他们走过踩石,踏上露台,终于到了玄关。

  “不必脱鞋,今天晚上我有派对,大家可以穿着鞋子自由进出。”男人一脚踏上高一层的阶面,摘下了墨镜。

  他长得……好迷人!邬小安不由得在心里赞叹。

  两道浓眉加上随时都在放电的桃花眼,五官立体深邃,他俊美得就像外国男明星,加上他散发出来的不羁气息,压根就是女人最喜欢的类型。

  但,不包括她。

  “星海。”随行男女已不耐烦的坐在宽敞的客厅里喝了,“过来过来!”

  “等一下。”他笑着回应,指向斜前方,“从前面那里进去就是厨房了,里面正忙得不可开交,很好认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她轻轻点了点头。

  “呵呵……”程星海忽地笑开,难掩惊讶,“原来你会说话?”

  邬小安根本懒得理他,迳自疾步往厨房走去。

 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,他心想真是个特别的女人,看着她的脸,仿佛置身寒冬,瞧着她的双眸,就像跌落了冰湖底。

  如此的冻人,却又如此的静谧。

  “看什么?你对她有意思喔——”褐发美女走了过来,搭上他的肩,“竟然看到目不转睛!”

  “嗯,她很特别,会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。”他微笑的看向褐发美女,“不过她是邓姨的客人,我不会出手。”

  “呵,算你还有点良知。”梁又云眼神挑逗,昂起下巴,“我随时都欢迎你出手,你怎么一点动作也没有呢?”

  “哈哈哈!对你出手,我的麻烦就大了,谁不知道你有对……惊人的父母。”要是他真的对她怎么了,啧啧,只怕他非娶了她不可!

  “哼!”她不悦的娇哼一声。她就是希望他对她怎么样嘛,这样她才有理由可以嫁给他呀,省得看他这棵桃花树老是吸引有的没的女人,一个换过一个,就是轮不到她。

  梁又云不动声色,斜眼睨了走进厨房的黑色背影一眼。幸好,那个女人是邓姨的人,少了一个劲敌。

  第1章(2)

  邬小安一走进厨房,还以为自己踏入了战场。果然是有钱人,连办个派对都这么大手笔,要出动厨房里所有人帮忙准备。

  她根本不需要特别找,就可以看见一个正在发号施令的女人。

  那个女人有着一张圆方型的脸蛋,满头灰发,皱纹已经爬满历经风霜的脸庞,感觉相当严厉,紧抿的薄唇显示出她的不近人情。

  她突然暗自庆幸,自己并不像母亲。

  “邓咏文。”邬小安笔直的走向她。

  她刚好正交代完一件要事,狐疑的看向来人,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,突然觉得……这女孩似乎有些眼熟。

  “你是邓咏文吗?”语气不带任何情感。

  “我是。你是……”她用围裙擦了擦手,“警卫说你是我的朋友,但老实说,我并不认识你。如果你是为了星海少爷而来的,就请你不要浪费时间了。”

  “我叫邬小安。”她先报上自己的名字,“这里很吵,我们可以换个安静的地方谈吗?”

  “不认识。”邓咏文随口应着,迳自忙碌起来,“有什么事在这里说就好。”
欢迎您访问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,www.yq123.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 
 
蜜果子小说作品集  我的金主秘密  下一页
第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.yq123.com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蜜果子的作品<<我的金主秘密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.yq123.com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