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叶双 > 二手娘子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二手娘子  下一页
 
 

二手娘子  第9页    作者:叶双

  “娘,我不准你这么说她。”

  既然已经认定了她,他绝不会允许任何人诬蔑、诋毁她,即使是他的亲娘也一样。

  “为什么不准,我说的是事实,她就是一个扫帚星,如果让她进了皇甫家,皇甫家绝对也会跟着倒楣。”

  皇甫老夫人抬头挺胸,即使对儿子这一回的强悍和坚持备感讶异,但向来对儿子颐指气使惯了,自然不将他略带威胁的话语听进耳里,也丝毫不打算退让。

  “娘,我想西湖的别院是一个满适合颐养天年的地方。”皇甫傲凡淡淡的说道,从他的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情绪。

  一直不想计较,是因为往事已矣,而他也答应过爹会好好照顾娘,但如果她执意要伤害他心爱的女人,即使这么做会背负不孝的罪名,他亦甘之如饴。

  “你……”她听错了吧?!

  是她耳背了,才会听到这种话吧!

  皇甫傲凡向来虽然冷淡,但从不吝于给予她所要求的任何东西。

  这次没道理只因为她批评那个扫帚星,他就想把她赶走吧!

  “娘,我再说一次,我不准‘任何人’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伤害靳姑娘,即使只是一句批评。”望进娘不敢置信的双眸中,皇甫傲凡再次重申自己的决心。

  他淡淡的说完,不疾不徐的起身,朝皇甫老夫人点了点头后,便不发一语地走了出去。

  虽然他的态度并不激动,语气甚至没有扬高一些些,但是却已经充份地将他的坚定表露无遗。

  望着那高挺的身影,皇甫老夫人的心一凛,从来不曾有过的恐惧感,倏地袭向她的心坎。

  皇甫傲凡对靳天璇的在乎如此显而易见,她还没入门就已经这样了,如果等她入了门,又在皇甫傲凡的耳边软语几句,那么她这个老夫人的位置还能坐得安稳吗?

  看来,是她小瞧了那个寡妇的能耐了,这会儿她得好好想想,还有什么法子可以不着痕迹的将她赶走。

  瞪大了眼,靳天璇看着他旁若无人的走到榻边,瞧着他以手背轻触着瓦儿的额头,在发现不如前两天热烫时,他那总是紧抿的唇,竟微微上扬。

  是她看错了吧,他是因为瓦儿退烧而笑吗?

  他是真的关心她们母子俩吗?

  为什么?

  这似乎不像是一个军务繁忙的大将军该做的事儿。

  可每每,他的行为却总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。

  “你来做啥?”为了不让自己继续“胡思乱想”下去,靳天璇索性打破沉默,语气显得有些粗鲁。

  “来瞧瞧瓦儿。”回首,皇甫傲凡望着她,锐利的眸光如同方才打量瓦儿一般,仔仔细细的瞧着她。

  见她苍白了数日的容颜终于有了一丝丝的血色,皇甫傲凡的一颗心,这才稍稍放下。

  在来之前,他已经问过大夫了,只要瓦儿的烧能退,应该就没有生命危险,至于孩子的娘,只是因为急火攻心,所以血路不顺,才会显得虚弱。

  母子均安,让他终于放下这几天来总是压在心头上的大石。

  “内疚吗?”

  靳天璇直觉的认定他的关心是出自于内疚,所以语气始终带着浓浓质问的意味,显然对他依旧多所责难。

  “的确内疚。”直视着她隐含挑衅的眼神,皇甫傲凡很大方的承认。

  这份内疚不单单只是因为瓦儿竟然在他府中遇刺,更来自于没能将她们母子保护好,因为对他来说,她们母子已经是他一辈子的责任了。

  “知道内疚,你就不该再将我禁锢在这里。”

  虽然她曾经动过想诱惑皇甫傲凡,作为报复皇甫老夫人手段的念头,可是这几日看见他为瓦儿尽心尽力之后,这样的心思已经逐渐淡去。

  唯一淡不去的是……心头那份总因他而起的莫名纠扰。

  直觉告诉她,她该快些离去,否则绝对会发生某些她无法掌握之事。

  “瓦儿的伤还没好,不适合移动。”

  皇甫傲凡随口拈来一个借口,靳天璇却无法接受。

  “我是他的娘,知道怎样对他最好,这府中明显有人想要对他不利,如果你是瓦儿的爹,你会愿意再让他继续待在这儿吗?”

  她试着和他说道理,因为他明明看起来就是一个明理的人。

  “如果我是瓦儿的爹,我会倾尽所有的力量保护他,而我的确打算这么做。”

  他一字一句,坚定地宛若誓言。

  “你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他的意思是打算当瓦儿的爹吗?不可能!

  他这在愚弄、兜耍她吗?

  “我的意思是,我想当瓦儿的爹,也想成为你的夫婿。”

  身为一个将军,习惯直来直往的杀敌方式,所以一旦确定了自己的心意,皇甫傲凡便毫不避讳,直接表态。

  第6章(2)

  “你……”因为过于震惊,靳天璇那红滟滟的唇儿嗫嚅了半天,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

  她很想假装听不懂他的意思,可是瞧着他眼底的坚定,靳天璇知道他绝对不会容许自己装傻。

  他……疯了吗?

  或许他方才量的不是瓦儿的温度,而是他自己的。

  一个是大将军,一个是带着孤儿的寡母,他若非穷极无聊,就是疯了。

  “你疯了!”她的思绪兜兜转转了好几圈,终于得出这样肯定的结论。

  “我当然没疯!”望着她的惶然,皇甫傲凡很肯定的说道,举步前进,想要拉近与她之间的距离。

  靳天璇看着他颀长的身形愈来愈靠近,直觉往后退,她一向不是一个会逃避的女人,可是每次面对他,她就是不由自主地想要逃。

  她甚至有一种错觉,认为现在的他就像是个自信满满的猎人,而她则是被他锁定的目标。

  看着他悠闲的步步进逼,她很没志气地又退了好几步,直到背抵上了梁柱,再也无路可退。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想干么?”

  难不成他想……她突然觉得双唇似乎没来由地灼热起来,那日他莫名其妙夺吻的景象也跟着浮上心头。

 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做了,那时的她,心绪更加浮动,却因为瓦儿突然出事,所以忘了追究,然而,跟着记忆一同涌现的,还有他与康绮莲深情款款、相拥而立的画面,一想到这儿,她的心倏地一冷,原有的紊乱也跟着消失无踪。

  怎么会忘了呢?

  他的心上还住着一个女人,那是他不惜任何代价,都要留下的女人呵!

  缓缓扯开一抹冷笑,原本的意乱情迷,突然间被一股深浓的愤怒所取代。

  不论他说什么,或在盘算什么,都不是真心的。

  玩弄一个孤苦无依的女人,很有趣吗?

  多年来努力求生的委屈,屡屡遭人践踏的悲哀,此时全都一拥而上。

  于是,就在他想要亲近掠吻的同时,靳天璇毫不犹豫的扬起手,使尽吃奶的力量,那双几经沧桑,毫不柔软的手蓦地甩上皇甫傲凡的俊颊。

  “不要耍我!”她失控地怒吼。

  那突如其来的一掌,打偏了皇甫傲凡的头,怒意开始浮现。

  气的不是因为她打他,而是她骤然喊出的那句话。

  他没有耍她!

  为什么她就是不肯明白,他是以多么虔敬之姿,认真地将一颗心毫无遮掩地捧到她面前。

  因为不想让她不开心,所以他隐瞒了骆家的可怕手段,因为心疼她的辛苦,所以他几乎没有犹豫,爱屋及乌地将瓦儿视为亲生,更因为想要让她没有后顾之忧的留下,所以即使连自己的娘都成了他警告的对象。

  这样,还不够吗?

  皇甫傲凡愈想脸色愈沉,强烈的挫折感就像来势汹汹的怒波,击上了他的心弦,毁去了他的理智。

  他倏地伸手捉住了靳天璇纤细的肩头,任凭她如何挣扎,就是不肯放。

  “我——  没——  有——  耍——  你!”

  铿锵有力的这五个字,如硬石般狠狠砸向靳天璇的心坎,但她并不相信,心中那股酸涩的复杂滋味再次纠结,逼得她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。

  “是不是都不重要了,我会立刻离开。”

  凝视着他炙烈的眼神,靳天璇清楚知道,如果不立即逃离,那么不论她如何挣扎,都会卷入她不想要置身其中的风暴之中。

  她似乎总是毫不犹豫的想要从他身边逃离,难道她对自己真的连一丝丝的感情都没有吗?

  打小到大,面对任何事,他都以为只要自己努力便可成功,可为啥偏偏就是这件事,无论他怎么努力,得到的都只有挫折。

  她那决绝说要离去的话语,更像是一根根细针,毫不犹豫地笔直插进他的心窝,夺去了他的理智。

  他得留下她,不论要用什么手段,只要能够留下她,就算要花十年、二十年,她总有一天会相信他是真心的吧!

  倾身,夺吻!

  那吻来势汹汹,其中夹杂着满腔的愤怒与心慌。

  不顾她的挣扎,皇甫傲凡将她密密实实地拥入怀中,细碎的吻总能在她闪躲之余吻上她的额、她的鼻尖、她的润颊和她的唇。

  靳天璇终究只是个女人,面对他那几乎不容她抗拒的举措,她也跟着慌了、急了。

  “不要!”她的拒绝已经夹杂着慌张与害怕。

  即使心绪狂乱,皇甫傲凡仍旧没有错过她任何一丝的情绪。

  “不要怕,一切有我!”

  不愿放她离去,却也不愿她受到一点委屈,心头间复杂矛盾的情绪,让他放缓了攻势,就连掠夺的举动都变得温柔。

  “你……放过我……”靳天璇的愤怒,此时早已被惊慌与紊乱所取代。

  那一簇簇因他而起的紊乱、迷惘与不安,还有他口口声声的保证与示爱的言语,这些都再再扰乱她向来平静无波的心房。

  一切有我!

  这辈子从来不曾有人跟她说过这句话。

  她的爹娘没有、她那英年早逝的丈夫没有,让她受尽苦楚与煎熬的夫家更没有。

  只有他,堂堂一个大将军却毫不犹豫地对她说出这句话。

  她真的很想相信他,可是那伴随着他而来的羞辱和危机,却让她不自觉怯步。

  她表情所蕴含的种种纠缠与挣扎,皇甫傲凡并没有漏看。

  如果她没有一丝丝的动心,不可能会出现如此挣扎的情绪。

  在这一刻,原先消失的自信,一点一滴的重新凝聚,想要她的念头也愈来愈强烈。

  他无预警地一把将她抱起,走向自己的院落。

  靳天璇惊呼一声,却也不敢大声叫喊,就怕被其他人看到如此羞窘的模样,但仍不放弃挣扎,压低嗓音低吼道: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!放开我!我要回去陪瓦儿!”

  皇甫傲凡不理会她的挣扎,只是沉声回道:“瓦儿自会有人照顾。”

  把她抱回他的房里,他轻轻地放下她,双手却依然紧揽着她的纤腰,不让她有机会逃跑,这一次,他以温柔为饵,细细诱哄,直到慌乱不已的她,情不自禁地为他轻启檀口。

  得到她的回应,他不再满足于点到即止的轻吻,他要完完全全的拥有她,他的大手肆无忌惮的挑开她的衣襟,露出她胸前一片足以让人窒息的雪白凝脂。

  那一抹艳红的兜儿底下盈盈一握的雪//ru,让他的呼吸顿时一窒。

  这个该死又磨人的女人!

  带着爱怜,他步步进逼,耳里只听得到靳天璇的轻喘与娇呼,却将她那残存的理智和抗拒,阻挡在耳朵之外。

  “我要你,这辈子,只怕都放不开了。”皇甫傲凡在她耳边喃喃地说着让人脸红心跳的情话。

  那像是誓言般的呢喃,着实让靳天璇的狂乱怦跳,那话就像香甜的诱饵,诱惑她忍不住想要张口吞下。

  真的不曾心动过吗?

  骗鬼去吧!

  只是因为有自知之明,所以硬生生地压下了骤生的情苗,以恶脸相向不过是在提醒自己,不可妄想。

  但他却总是不肯放手,一次又一次把她逼到无路可退的地步,明明绮莲姑娘的存在是个不能磨灭的事实,但他却依然这样大剌剌的说着要她、爱她。

  听着听着,连她自己都糊涂了……

  薄唇恣意地将她柔软的樱唇含下,让他的气息不断地侵入她每一个感知。

  也让她再也无力挣扎!

  罢了!

  如果真的只能以这样的方式阻止他的进逼,给了他所要的,然后让他远离,还她平静的生活,那就这样吧……

  她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,总能在最短的时间内,想清楚什么对她是最好的。

  不是因为相信,只是因为想要更快地终结这一切。

  于是她不再闪躲,仰首送唇,她主动地回应他的吻,在皇甫傲凡的骤然狂喜之中,四唇紧紧的贴合交缠。

  她的娇躯在他的唇舌诱哄中逐渐瘫软,心卜通卜通的狂跳着,迷乱、惶然,向来理智的她慢慢地迷失在他所带来的一波又一波的情潮之中。

  直到,突如其来的一阵刺痛蓦地穿透了她的迷离,让她原就四散的三魂七魄瞬间归了位。

  该死地,她竟忘了……

  迎着他那震惊的眼神,他似乎无言地在问着,已有一个孩子的她,怎么可能还是处子。

  还没有准备好面对这样的问题,靳天璇心慌意乱,只能故技重施以自个儿做饵,用她的唇舌拂去他眸底的震惊。

  这该死的究竟是怎么回事?

  她明明就是一个孩子的娘,还顶着寡妇的名儿,为什么她竟会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子?

  皇甫傲凡的脑海里兜转着无数的疑问,可是当靳天璇卑劣的将小手贴在他胸膛上,轻揉慢捻时,一切疑问全都抛到九霄云外。

  “你……该死的!有些事得好好跟我解释。”

  皇甫傲凡咬着牙将威胁说完,下//身已是脱了缰的野马,再也不受任何控制,带领着靳天璇盘旋、再盘旋,直达欢愉的最高峰……

  第7章(1)

  溜!

  这是靳天璇在全身酸疼之中幽幽转醒之际,第一个想到的念头。

  这么做虽然很没有骨气,而且完全不像她的作风,但却是她唯一能够避免搅进那团紊乱的法子。

  轻手轻脚地,她努力地抽出与皇甫傲凡交缠的四肢。

  但她才一动,皇甫傲凡那双虎目就已骤然睁开。

  静静地瞥了她一眼,即使没有言语,但她眸中的心虚,已经很明白的告诉他,她想要做什么。

  “把话说清楚!”他语气徐缓,可却夹带着千钧之势,教人不能违抗。

  “说啥?”她明知故问。

  装傻吗?皇甫傲凡差点失笑。

  其实,她张牙舞爪的凶狠模样全都是假装的吧!

  否则她不会不知道用这样的方式对他是行不通的。

  如果他想知道,就一定要知道。

  “说一个生了儿子的女人,怎么可能还会是未经人事的处子?或者你想告诉我,你明明已经成了亲,为何却不曾有过激情火热的夜晚?”

  他的手指随着他的话,轻轻抚过她那还留有他气息的红唇,原就醇厚的嗓音刻意压低,听起来带着一丝魅诱的迷蒙,也让靳天璇的身子忍不住轻颤了下。

  “你别乱说,这怎么可能,我成了亲、生了儿子,怎可能是处子……”她刻意回避他慑人的视线。
欢迎您访问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,www.yq123.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 
 
上一页  二手娘子  下一页
第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.yq123.com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叶双的作品<<二手娘子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.yq123.com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