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叶双 > 二手娘子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二手娘子  下一页
 
 

二手娘子  第8页    作者:叶双

  “你……”完全没料到他会这么说,靳天璇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。

  他是呼风唤雨的大将军,需要她这个一无所有,只能挣扎着活下去的寡妇施舍什么?

  “你到底在想什么?!我留下与否对你来说,应该不重要吧!就算我们是因为你而招灾,但你并没有让憾事发生,不是吗?”靳天璇试着和他说理,想搞懂他究竟在想什么。

  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皇甫傲凡蓦地长手一捞,猝不及防地将靳天璇扯进怀里,紧抿的薄唇毫无预警地覆上她的柔嫩。

  他温柔的轻吻着,却不给她任何可以逃脱的机会,仗着他人高马大,他轻易地钳制住她的手,她的身躯,她所有的一切。

  或许她不懂,但他以吻为誓,不论用任何手段,即使禁锢,也要保她一生的安稳与无忧。

  那个该死的登徒子!他怎么可以……

  不想不气,愈想愈气……若非那人自那日之后,便避不见面,靳天璇真想一刀杀了他。

  她恨不得踏破皇甫家的每一块砖,砸毁每一扇窗,反正不论是任何东西,只要能让他花费银两的,她都想要破坏。

  初时,她会这样做只是因为想要泄愤,因为那个无耻的男人不但夺走了她的吻,甚至还禁锢了她的行动。

  他甚至派了一男一女两名护卫监视她,两人直接听他的命令与指挥,她可以做任何事,除了离开。

  可惜的是,这样茶来伸手、饭来张口的日子对她来说并不舒心,因为她其实什么都不想做,唯一想做的就是离开皇甫家。

  他凭什么以为他可以这样莫名其妙闯进她的生活,然后控制她的一切。

  说什么怕她在出去后会遇到危险,要她就算不为自己想,也要为瓦儿和妙芹、问灵想想。

  哼,她倒觉得他没那么好心,他之所以会这么做,全都是因为他视她为玩物,以为她是个寡妇,就可以任他狎弄。

  想到这里,那夜他那恣意的行为蓦地浮现,不由自主地,她伸手探向自己的唇,然后又像是被烫着似的马上弹开。

  原来,他也不过是个好色之徒,是她太看得起他了。

  救了她,受伤却不说,更不邀功,其实在那当下,她真的以为……他是不一样的!

  但现在她才知道,原来这不过是一场美丽的误会。

  “靳姑娘,不知你要去哪儿?”女护卫伊人一见她有意踏出院落,连忙上前询问。

  “我去哪需要向你们报告吗?”靳天璇当然不会给她善意的回应。

  因为讨厌他们的主子,所以连带的也讨厌起他们来。

  “是不需要。”伊人像是没见着她的坏脸色,扬唇笑了笑,不再说话,只是尽责的跟在她身后。

  其实,她本来真的没要去哪儿,只是想趁瓦儿在午睡,出来溜达溜达,可是一见身后的跟屁虫,她的心火一起,竟真的走出院落。

  她故意在皇甫家宽广的园子里兜圈子,她当然知道这样做其实很蠢,只是累了自己,皇甫傲凡不会在乎,但她就是不想傻傻的待在自己的院落,那会让她觉得彷佛再次回到以前那种身不由己的恶梦之中。

  “呜呜呜……”

  走着走着,忽然间,一阵低鸣窜入她的耳中,声音听起来有点儿熟悉,她蓦地抬头寻找声音来源。

  真是好一对才子佳人啊!

  靳天璇望着眼前康绮莲柔情依依地偎在皇甫傲凡的怀里,那甜蜜的模样,光是用看的,就让人觉得甜滋滋的。

  这可是有情人终成眷属,她应该替他们俩开心才是。

  忽尔,不知打哪冒出来的酸,沁入了她的心坎里,那滋味让人慌得难受。

  她这究竟是怎么了?看就看着了呗,她心酸难过个啥啊!

  蓦地掩去脸上难受的神情,回首又是一脸粲笑。

  来时,她的步履轻快,去时,却沉重得像绑了铁块似的。

  但本来就该是这样的,不是吗?

  不远处,午睡起来的瓦儿带着一脸天真烂漫的笑容朝她冲了过来。

  看到儿子,靳天璇张开双臂,等着孩子冲进怀里。

  当两人的距离愈来愈近,靳天璇的笑容也愈来愈灿烂,她等着迎接儿子,可是笑容却蓦地僵住——

  是过炽的阳光照得她眼花了吧!

  她摇了摇头,大声惊呼,“瓦儿,不要!”

  即使她已经用尽全身的力气往前冲去,却依然只能眼睁睁瞧着一个不知打哪冒出来的丫鬟,拿着一把亮晃晃的刀子,朝着瓦儿高举,然后刺去……

  不能原谅!

  晶亮的眸中闪烁着熊熊怒火,靳天璇原本娟秀丽致的脸庞闪现一股浓浓的杀意。

  是谁,竟然忍心对那么小的娃儿下这样的毒手。

  白着脸,咬着唇,靳天璇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而被请出了屋子,此刻的她坐立难安,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来回踱步。

  她不能停,只要一停下来,瓦儿染血的那一瞬间,就会不断地在她的脑海里重新上演。

  如今瓦儿生死不明,更是让她几乎陷入疯狂。

  那是她辛辛苦苦,经历过九死一生才养大的孩子啊!

  天真、聪慧的他究竟有什么错,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?

  她不能容忍、不能原谅。

  是谁?她努力地想着,究竟是谁想要置瓦儿于死地?

  但任凭她怎么想,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除了……是她!

  那日,皇甫老夫人离去时那种憎恶的眼神,她会为了要赶她离开皇甫家,所以杀她的儿子吗?

  即使已经想破了头,但这却是她唯一能够想到的可能性。

  真的是她吗?如果是的话,那么她绝对不会放过她的。

  瓦儿是她的命根子,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希望,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……

  杀了她吗?不,那太便宜她了。

  独自一个人在世上打滚了那么久,她知道有时候死并不是最严厉的惩罚。

  靳天璇望着那扇紧闭的门扉,细致光滑的脸蛋蓦地扬起一抹难解的笑。

  要惩罚像皇甫老夫人那样目中无人、高高在上的尊贵之人,只有一个法子。

  那就是彻底的违抗她的意愿,将她的意愿踩在脚下,所以……

  “喀啦”一声,原本阖着的门倏地打开了,靳天璇神情复杂地看向从门板后出现的那张脸。

  那一眼,彷佛让时间凝结,她只是傻傻的望着,心中蓦地起了一抹意念。

  如果这事真的是那个死老太婆做的,那么对她最好的报复,就是将她向来引以为傲的儿子给抢过来。

  这世上还有什么事,能比让他们母子俩反目成仇还要更残忍的呢?

  “你……还好吗?”望着木然的她,皇甫傲凡的心很疼。

  如今瓦儿遭遇这种不幸,想必做母亲的她心情一定不好受。

  想到这里,一股极为强烈的心疼与不舍,涌入他那颗刚硬的心中。

  几个大步,皇甫傲凡很快地拉近了两人的距离,在神情木然、不言不语的靳天璇面前站定。

  他低头,锁着她的眉眼,坚定的对她说道:“相信我,就算倾我全部力量,我也会保瓦儿无事。”

  既已决定要将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,那么他便要连她心爱的人也一并保护。

  胆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伤人,那些躲在暗处的骆家人就得承受他胸臆之间那股冲天的怒气。

  耳中听着他的保证,靳天璇的心蓦地一动,不语!

  不,她不能相信。

  他现在可以这么讲,是因为他不知道伤害瓦儿的人是谁,若有朝一日他知道了,他还能这样看着她,向她许诺吗?

  “如果瓦儿死在皇甫家,我绝不会原谅。”虽然她不是多磊落的人,但做不来那种背后偷袭的小人伎俩,于是她先礼后兵的说道。

  “如果真是这样,我也不会原谅。”包括他自己,也包括骆家。

  听到他的话,靳天璇的菱唇缓缓拉开一抹冷笑,还来不及开口说第二句话,向来强硬的她,却突然像失去生命的残花一般,往后软倒。

  皇甫傲凡眼明手快地伸手一揽,将她牢牢抱在胸前,不愿让她再受到任何一丁点儿的伤害。

  “放……放开我!”当他独有的气息沁入鼻端,被骤来的阵阵昏眩袭击的靳天璇即使无力挣扎,仍虚弱地低喃。

  “不放了!”皇甫傲凡当然不可能听话。

  他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放手?

  坚定的说出这三个字后,皇甫傲凡将靳天璇整个打横抱起,大剌剌地走进她住的院落。

  从今以后,他要光明正大的照顾她。

  第6章(1)

  “荒唐……荒唐……”不住的低语伴随着满脸怒气,皇甫老夫人怒瞪着自己唯一的儿子。

  皇甫傲凡抬眼,望了盛怒的娘一眼,他知道向来心高气傲、自尊自大的娘在气什么,但面对她气极的责难,他只是抿唇不语。

  因为娘喜欢攀高结贵,自然花了很多时间在与权贵的交际之上,所以他可说是乳娘一手带大的,与娘并不亲近。

  他想,她娘是直到他当上了大将军,才终于发现儿子能带给她荣耀,也才终于正视他的存在。

  从来不曾尽过当娘责任的人,忽然什么都要管,皇甫傲凡一向性冷,所以对于她许多作为,自然也没有太多的认同。

  “你给我说说,你到底留那几个寡妇和一个青楼姑娘在府里,究竟是在盘算什么?”叨念了半天,却得不到任何回应,皇甫老夫人气白了一张脸,索性开门见山的低吼询问。

  “做客!”

  “她们凭什么在将军府里做客?!那些女人一个比一个低贱,一个比一个命硬,这种女人你留在家里,难道就不怕她们会连累你吗?”

  “她们并不低贱!”虽然知道自私的娘不会懂,但他仍开口替她们辩解。

  成为寡妇和青楼姑娘都不是她们愿意的,是命运的捉弄,皇甫傲凡并不是一个会因此轻视人的人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皇甫老夫人气极了,一掌拍向身旁的桌案,但她的怒气却只换来了皇甫傲凡冷冷的一瞥。

  “娘,她们都是儿子的贵客,还请娘别去打扰她们,既然她们待在将军府,我就不容许她们在府里受到一丝损伤。”

  “反了、反了!”皇甫老夫人的表情蓦地沉下,生气地大吼。

  他儿子是在教训她吗?她可是将军府里的当家主母,凭什么不能整治那些妄想爬上枝头当凤凰的麻雀?”

  他的儿子应该值得更好的女人,而不是寡妇和青楼姑娘,如果媳妇儿是这种女人,要是传了出去,她以后怎么还有脸在那些权贵夫人们之间穿梭啊!

  “反正,不论她们低不低贱,我都不允许你跟她们有任何瓜葛,知道吗?”不想多与皇甫傲凡废话,皇甫老夫人果决地说道。

  在她的想像中,她的媳妇儿应该是个公主、郡主,再不然也该是富豪商贾的千金,有显赫家世的姑娘家,才配得起她的将军儿子。

  “娘,妻子是我的,自然是要找我合意的。”

  出乎皇甫夫人的意料之外,皇甫傲凡竟然开口否决了她的话。

  要是以前,他就算听了不开心,也顶多只是闷不吭声,可这次他却清清楚楚地表达了他的立场。

  听到引以为傲的儿子如此不驯的回答,皇甫老夫人当下怒气盈胸。“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难道你真打算娶那个康绮莲为妻吗?”

  “不!”康绮莲从头到尾都只是他的一颗棋子,大家都以为他是色心大发,所以将康绮莲接进府中,但他的心中其实早已有所盘算。

  用康绮莲做为筹码,收为义妹,然后让她以将军妹妹的身份嫁进丞相府,他相信,只要康绮莲愿意帮他,将来西防的粮草应不至于匮乏。

  “那就好!”听到儿子肯定的答覆,皇甫老夫人一颗高悬的心终于可以落下。

  去怒扬笑,得到这个答案,眉眼儿甚至染上几许笑意。

  还好,儿子并没真的昏了头。

  “我已经认了康绮莲为义妹,不久之后,我会让她与丞相之子柳青云成亲。”

  “丞相之子?!”那可是个位高权重的家庭,如果傲凡认了康绮莲为妹,那她就成了康绮莲的义母,她的义女高攀上丞相之子,那……

  想到这层层的关系,皇甫老夫人登时开怀的笑了起来。

  “好,那娘也送份见面礼给绮莲,让她喊我一声娘。”

  终于弄清楚儿子心中的盘算,皇甫老夫人笑逐颜开,完全忘了当初她以为康绮莲想进将军府时,是怎么整治人家的,还兀自喜孜孜的盘算着。

  原来她的儿子并不是一个只懂得打仗的呆头鹅,原来还懂得怎么攀附权贵。

  “李总管……李总管……”皇甫老夫人扬声低唤,李总管一到,她连忙交代道:“快去,让厨子弄些冰镇莲子和一些口味清爽的小点,我要亲自送去给绮莲吃。”

  她态度转变之快,不只让李总管傻了,皇甫傲凡的眉头也完全皱拢在一起。

  是他和已逝爹亲的纵容,才会让娘变得如此嫌贫爱富吧!

  皇甫傲凡无奈地摇了摇头,当下决定趁机把话一次说清楚。

  于是不管娘还陶醉在要成为丞相府亲家这件事上,他蓦地又开口,“另外,我已经决定好我的妻子人选了。”

  打他意识到为她心疼的那一刻起,他就知道自己动了心、动了情,既然她招惹得他动了心,那么她就得负责!

  “是吗?是哪家的闺女?还是第几个公主啊?”因为方才的喜悦,皇甫老夫人还以为儿子尽得她的真传,这回倒也不紧张,只是染着笑,等待着答案。

  “靳天璇。”皇甫傲凡斩钉截铁地说出这个名字。

  虽然最近因为瓦儿受伤的事,靳天璇对他的态度总是罩上了一层冰,但他心中却早已认定了她。

  “靳家?这城里有靳家这号人物吗?”

  好陌生的姓氏,皇甫老夫人蹙眉想了又想,就是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,忽然间,她愣住了。

  傲凡说的那个女人,该不会是她吧?!

  “到底是哪个靳家?”

  “不是什么靳家,是瓦儿他娘——  靳天璇。”这样够清楚、够明白了吧!

  “胡闹!她是个寡妇,怎么能进咱们皇甫家的门?!”方才的惊喜宛若昙花一现,皇甫老夫人听到儿子的话,惊愕得宛若见鬼似的。

  那模样不再有昔日的自矜自傲,她激动得站起身,显见对儿子的决定有多么不能接受。

  “寡妇又怎么着?”

  寡妇不是女人吗?

  本来他以为这辈子他不可能为任何女人动心,或许等他年岁到了,他会随意娶一个他娘中意的媳妇儿,然后过着相敬如“冰”的生活。

  但偏偏她出现了,而他又不是一个会为难自己的人,一旦喜欢上了,更不会因为她的身份地位而轻易割舍。

  “那可是个扫帚星,一脸的苦命相,就连她生的儿子都一样的苦命。”皇甫老夫人说起话来口德不留,嫌恶之情全写在脸上。“咱们这可是将军府,守卫虽不若皇宫森严,但是一般人也绝对不会想要招惹,更别说是在这里行凶,可偏偏她命硬,就算有了将军府的庇荫,还是免不了招来血光之灾,这不就活脱脱的证明了她是个不祥之人吗?”
欢迎您访问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,www.yq123.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 
 
上一页  二手娘子  下一页
第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.yq123.com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叶双的作品<<二手娘子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.yq123.com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