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叶双 > 二手娘子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二手娘子  下一页
 
 

二手娘子  第11页    作者:叶双

  原来,在那愤怒的掠夺之下,他竟替她做了这么多。

  而她却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一味的怪罪于他。

  那时的他说真话,她不信,现在她信了,可是他却已经被她所害,关进天牢里。

  如果他死了……死了……死……

  “死了”那两个字不停地在她的心里盘旋着,只消一想到那种可能,她就几乎要晕厥。

  “你以为呢?”要不是铁了心要将皇甫傲凡置于死地,柳丞相会这么大费周章地将人给逮进天牢里吗?

  所以这回他的兄弟只怕真的死定了。

  不,不行,他得赶回边疆调集人马,只要能保住皇甫傲凡的小命,就算要他杀进天牢,他也要将人给救出来。

  说走就走,向来性子急的赫连苍龙脚跟儿一旋,就又要像头熊似的冲了出去。

  “等等,我该怎么救他?”对着他的背影,靳天璇急匆匆的问道。

  他为了她做那么多,她不能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她得做些什么,要不然她真的会发疯。

  “你……”瞧她又不能打,又不能杀的,她能做什么?

  赫连苍龙的眸子因为她的问题而浮现了一丝丝的轻蔑,可转念一想,到底这个女人还知道羞耻,知道自己欠了他的兄弟。

  “拜托,告诉我,我能怎么做?”踩着细碎的步伐,靳天璇冲上前去,声音带着浓浓的乞求。

  “这样吧,如果你真想做些什么,就去找上官极品,只要你给他的银两愈多,他给你出的主意也就愈多。”

  话声未落,赫连苍龙的身影已经宛若箭矢一般疾射而去,那速度之快,就连匆匆而来与之错身的莫问灵,都差点儿被他周身的劲风给拂倒在地。

  “快快快,我找着马车了,咱们快走吧,这皇甫家可是愈来愈危险了!”

  好不容稳住了身子,莫问灵连叨念赫连苍龙的莽撞都没有,就连忙朝着靳天璇和白妙芹扬声催促道。

  “瓦儿呢?”

  但见两人还呆愣在原地,莫问灵还弄不清楚发生了啥事,就笔直的走进隔壁厢房,将还在熟睡中的瓦儿给抱出来。

  “走吧!”没有意识到气氛的凝重,莫问灵少根筋的抱着瓦儿急急催促。

  “天璇……”白妙芹知道好友心中的纠葛,她轻唤了一句,想要知道她内心的想法。

  望着一脸担忧的白妙芹,靳天璇的唇瓣缓缓拉出一抹坚定的浅笑。“瓦儿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
  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她去做,她相信瓦儿如果跟着妙芹和问灵,一定能得到很好的照顾。

  “你想干么?”

  心意既定,靳天璇原本沉重的心思顿时轻盈不少。

  她不能丢下他,自己逃之夭夭。

  那个男人傻傻的为她做了那么多,却又不告诉她,以前她不懂,所以总没给他好脸色看。

  可如今她都懂了,如果她还弃他于不顾,又怎么对得起他的情深意重呢?

  她得留下!

  就算是死……她也得想办法再见他一面,把话说得清清楚楚的。

  “我要留下,想法子救他。”靳天璇坚定的说道。

  “你能有啥法子?”如果她留下,面对的可是权势极大的丞相耶,那可是多大的官啊,哪是天璇一介弱女子能够对抗的。

  “我不知道!”她也没有头绪,但她就是离不开。

  “你……”这样留下来究竟有什么意义呢?白妙芹原想这么说,但话到了舌尖,就全又吞了回去。

  靳天璇的固执,她一向是知道的。

  如果她决定留下,那么就算十匹马也拉不走她。

  纵使留下来不能做些什么,但至少能陪着他吧!

  她想,天璇应该是这么想的。

  要陪……那就陪吧!

  “如果你不走,那我也不走了。”白妙芹突然这么说道。

  谁怕谁啊?

  反正她只是个寡妇,要不是遇着了天璇,或许早就不知道饿死在哪个荒郊野外,成为凶禽猛兽的腹中物了。

  烂命一条,留下来陪着也没有什么损失。

  “啊?”莫问灵傻眼的看着白妙芹好整以暇的坐了下来,她转头再瞧瞧靳天璇坚定的神情,虽然不懂为啥她们突然都不走了,但是她想也没想的就跟着附和,“好吧,既然你们都不想走,那咱们就都别走了。”

  望着两个好姊妹,靳天璇的眼眶蓦地又红了。

  对于她们要留下来的决定,她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  因为她知道,就算她开口要她们走,她们也不会走的。

  至于瓦儿,就让她这个当娘的私心一次,她想,或许她能用瓦儿,替皇甫傲凡找到一线生机。

  “天璇,救人可不是两手空空就能救的,不如我和问灵现下就去将那两间铺子给卖了,这样你才会有银两可以救皇甫将军,我听赫连苍龙说过上官极品那个人可是嗜钱如命啊!”

  “这……”听到好友的话,感动和内疚同时在她的心里回荡着,那两间铺子可是她们努力了很久才实现的梦想。

  对于她们的提议,靳天璇没拒绝,只是安静的颔首,接过瓦儿,望着她们步履匆匆地前去处理铺子的事,她的心里只能暗自祈求上天,别让问灵和妙芹的牺牲白费。

  皇甫傲凡,你一定要没事,要不然就真的枉费了妙芹和问灵两人的心意了!

  第8章(1)

  黄澄澄的金子、亮晃晃的银子,又金又银的光芒交错闪耀,刺得人的眼儿都要花了。

  一锭锭的元宝整齐的排列着,数量不算太多,但对一个无依无靠的寡妇来说,这些金银的总数只怕赚几辈子都赚不着。

  “你是来找我办事的?”

  “是!”迎着上官极品打量的眸光,靳天璇磊落的回视。

  “你想找我办什么事?”瞧那笃定的目光和神色,上官极品对于她的来意早已心知肚明。

  “救人。”她言简意赅地说道。

  “救谁?”他心知肚明,却仍然这么问,那双狡狯的眼眸贼溜溜的转着,摆明就是在盘算着什么。

  “皇甫傲凡。”

  “难救!”威名赫赫的虎冀将军被捕入狱,这件事早闹得沸沸扬扬,这回柳丞相是铁了心要拔除皇甫傲凡这个眼中钉。

  “你要多少银两?”听了赫连苍龙的建议,在来之前,她就已经打听过上官极品这个男人了。

  这个男人是出了名的钱奴,只要有钱,上天下地无所不能。

  望着靳天璇,上官极品掀唇而笑,他的笑带着一股浓浓的诡异,让人打从心底发毛。

  望着他,靳天璇忽然有种预感,如果要和上官极品达成协议,那么她损失的只怕不只是银两,可能还会更多。

  果真,她的思绪都还没有转完,上官极品已经开口说道:“我不要银子,再说,我要的数目你绝对给不起。”

  眼前桌上这堆银两只怕已是靳天璇的极限了,但他要的却远远不仅止于这样。

  “要不然你要的是什么?”不论他要的是什么,她都会想办法弄到手。

  只要能救皇甫傲凡,哪怕只有一丁点儿的希望,她都愿意一试。

  “我要……”上官极品的诡笑更灿,就在靳天璇快要因为他那种吊胃口的伎俩而发火时,他总算开出条件,“我要你的儿子回骆家认祖归宗。”

  卖了半天的关子,却丢出一个靳天璇作梦也想不到的要求。

  “绝对不可能!”骆家人都想杀了她们母子俩了,如果让瓦儿回去认祖归宗,那孩子还能有命吗?

  富贵人家那种勾心斗角的生活,不是人人都能过的,也正因为如此,当年她才会不顾一切的带走瓦儿。

  虽然瓦儿的确是骆家的血脉,可却不是她所出,当初她的夫婿在娶她之前,早已心有所属。

  只不过他喜欢上的姑娘,是一个卑贱的灶下婢,所以不容于骆家那种大户人家。

  及至骆连生久病不起,骆老夫人也宁愿从外头买来一个冲喜丫头,也不愿让他的儿子和灶下婢小红有任何关联。

  所以……她被买进了骆家,成了骆连生的妻子,但骆连生当初之所以答应娶她,只是因为想借由她的掩护,和心上人暗通款曲。

  一开始得知此事时,她的确为此伤心抑郁了许久,毕竟在骆连生和小红你浓我浓时,她永远只是个有名无份的少夫人。

  她恨过,也怨过,但随着时日过去,靳天璇却不由得羡慕起小红,对她的态度也不似以往冰冷。

  后来骆连生的身体日趋败坏,终至一命呜呼,终其一生始终没能给小红一个名份,只能带着遗憾离开人世。

  面对爱子的骤逝,骆老夫人许是因为自责,让儿子死不能瞑目,所以便将所有的罪都怪到她的头上。

  她在骆家可以说是动辄得咎,尽管她已尽量做好为人媳妇该做的事,却常常遭受老夫人的鞭打与辱骂。

  面对这些,她咬着牙忍耐,以为这一辈子就这么过了。

  但忽然有一天,小红来找她,告诉她已有了骆连生的骨肉,但她不敢说,因为一旦说了,在权势斗争的大户人家里,只怕她们母子俩的性命都不保。

  因为思念,她知道自己也将随着骆连生而去,但她舍不下腹中的孩子,她求着靳天璇能将孩子当成自己亲生骨肉般养育。

  后来,孩子的娘果真难产,因为不敢张扬,所以在拼了命生下孩子之后,便香消玉殒了。

  望着那孩子小小的手、小小的脚,靳天璇知道自己得坚强。

  那孩子从今以后只能依靠她了……

  所以她不再认命,趁夜逃离了骆家,尽管几次差点饿死在路边,可是她始终没有放弃。

  为了让瓦儿平平安安的长大,她落脚寡妇村,支手撑起一片天,后来又收留了同样遭遇不幸的白妙芹和莫问灵,三个人胼手胝足,终于攒得了眼前那一些积蓄。

  本来都已经买下两间铺子,好让她们三大一小足以温饱,但因为皇甫傲凡突然出了事,她六神无主,而皇甫老夫人向来对她没好脸色,自是不肯拿钱让她救人。

  还是白妙芹和莫问灵主动地拿着这些卖了铺子的银子,亲手交给她,让她安心去救人。

  “为什么不可能,瓦儿既是小红和连生的儿子,就是骆家的根,本当归还给骆家不是吗?”

  利眼微挑,几句话之中,显然已经表现出上官极品对骆家的熟悉。

  靳天璇望着上官极品的眼神,从求助到戒备,她瞪着眼前这名尔雅的男人,明明眼生得很,又怎会知道这么多事?

  “你是谁?”

  “我是谁你不用管,只要你答应让瓦儿认祖归宗,那么便是骆家欠你的,骆家所有人包括我在内,都会不惜倾尽一切,替你救出皇甫将军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听到这里,靳天璇犹豫了。

  其实,在听到他们要瓦儿回去认祖归宗的时候,她应该就要转头就走,因为瓦儿是她的珍宝,是任何东西都不能取代的,所以她当然不可能拿他去冒险。

  可是,心中的犹豫却是那么的明显,在瓦儿和皇甫傲凡之间,她竟然无法立刻选择一人。

  两边都是她的至爱!

  “我……不能……”即使这样的决定让她的心在淌血,但她依然不能拿瓦儿去冒险。

  不似来时充满希冀,离去时的靳天璇步履蹒跚,宛若一个老人。

  “离去是因为你不愿吗?你该知道骆家能给瓦儿更好的生活,你怎能那么自私地强把瓦儿留在你身边。”

  听到上官极品的话,靳天璇霍地转身,晶亮双眸像是要冒出火似的。

  踩着愤怒的步伐,她走回上官极品面前,骄傲的仰首,整个人活像是正要出战的女战士。

  “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,你都没有资格批评我,当初若不是我拼了命将瓦儿带离骆家那座大宅,你以为没爹没娘的他,还能够在那座总是充满斗争的大宅子里存活吗?”

  “或许不能!”就这点,就连上官极品都不能否认自己真的佩服她。

  一个女人要在这个充满是非的世上生活并不容易,更何况她还带着一个奶娃儿,初时还得时时躲着骆家的人。

  凡此种种,她都撑过来了,光是这样的勇气,就足以令许多男人汗颜。

  “既然骆家不能保证瓦儿能平安长大,你又凭什么要我让瓦儿认祖归宗,要我放弃我的儿子。”

  为了捍卫儿子,靳天璇火力十足,恨不得一拳挥去上官极品脸上那种狡狯的笑容。

  “我没让你放弃瓦儿。”

  他只是希望她能答应让瓦儿回骆家认祖归宗,她这般真心疼爱瓦儿,谁会舍得拆散他们呢?

  “要瓦儿回骆家,就是要我放弃他。”

  她与骆家的缘份早尽了,如果她不曾遇到皇甫傲凡,那么或许她会愿意跟着瓦儿回去,然后守着寡妇的身份,守着儿子,就这么混混沌沌地过一辈子。

  可是……偏偏突然冒出了一个冤家……

  脑海中突然飘过皇甫傲凡桀骜的神情和脸庞,想到他此时此刻正在天牢里受苦,她的一颗心彷佛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给用力掐着,让她几乎无法喘息。

  “所以只要能够让你继续地守护着瓦儿,你就愿意让那娃儿回去认祖归宗吗?”

  “这……”不想再烦恼这个问题,靳天璇瞪了上官极品一眼,抿唇不语,打算离去。

  如果不能靠上官极品帮忙,那么她还得好好想想,怎么样才能靠自己的力量救出皇甫傲凡。

  她不能再在这儿浪费时间了。

  “等一下,把你的银两带回去吧!”瞧着靳天璇那种失魂落魄的模样,上官极品倒也没多说什么,只是出声提醒。

  靳天璇向来精打细算,就算一个铜子也得打上几十个结儿,但此刻心不在焉的她,压根就没听到上官极品的话,当然也没心神理会那些银两。

  呵呵!

  原来是这种姑娘啊!

  本来,他还以为皇甫傲凡的眼光有问题,怎么会倾心爱上像靳天璇这种强悍的女人,如今瞧来,倒是曾经瞧不起她的他没眼光。

  这个女人的韧性简直比一个男人还要强。

  靳天璇的确配得上皇甫傲凡,是他们家连生没福气,无法拥有这样的女子。

  当年姨娘的眼光也是对的,只可惜连生出了岔子,否则骆家有了这样的当家主母,还能乱成现在这个样子吗?

  唉……

  第8章(2)

  潮湿的石板上散落着几撮稻草,墙角还有几只瘦巴巴的耗子睁着豆大的眼儿,虎视眈眈地瞧着被随意摆在地上那些已经泛着些许霉味的食物。

  堂堂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,如今却沦落成了阶下囚。

  一般人遇着这种情况,兴许会愤愤不平,甚至是呼天抢地,可是皇甫傲凡却是一派的安适。

  或许有些狼狈,但气韵却不见半丝的惧怕。

  他盘着腿,闭目养神,气定神闲的模样彷佛他不是待在不见天日的天牢中,而是待在他的练功房里行气运功。

  “你的悠哉总是可以让人咬牙切齿。”斜倚土墙,那人话说得咬牙切齿,充份显露出他对皇甫傲凡的安适极度不满。

  一双虎目缓缓地睁开,皇甫傲凡望着来人,眼神非常笃定,彷佛一丁点儿也不意外他的出现。“你来了。”没有起身,他依然盘腿而坐,即使仰望,全身散发出来的气势依然教人心惊。
欢迎您访问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,www.yq123.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 
 
上一页  二手娘子  下一页
第1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.yq123.com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叶双的作品<<二手娘子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.yq123.com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