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喜格格 > 客串保母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客串保母  下一页
 
 

客串保母  第8页    作者:喜格格

  在两人以眼神交流的这段时间内,霍至威从她眼中读到迷惘、渴望、被诱惑,然而接着,她很快眨了眨眼睛,好像突然想到什么般,态度一下子变得拘谨。

  “率薇?”他用沉稳嗓音唤着她的名字,充满了蛊惑意味,面容冷静自持却又隐约透露出一丝无奈。

  安率薇摸不透这个深沉男人的心思,只能苦恼地猜测,整个人紧张到手心冒汗。“霍先生?”

  听见她的称呼方式,他高大身躯猛然一震,再望见她过度恭敬的表情,脑中自动拨放她刚刚称自己“霍先生”的话,顿时,心里涌起一阵强烈不安。

  “我问的是——你跟他的私人关系。”霍至威表情压抑地问,仿佛无法再说下去。

  刚才不经意看到的那一幕,震惊的狂烈心痛倏地席卷而来,让他豁然清醒,明明白白意识到一件事——不管她对他是什么感觉,都不再是他坦白与否的唯一指标,他爱她,事情就是这么简单。

  他该抛掉男性自尊、丢开没有丝毫意义的颜面问题,因为唯有自己先坦白,两人之间才能有进展。

  他对她的感情就像饱和的水面张力,早已超过太多,只要一开口,这些狂潮般的感情便会溃堤而出。

  可她愿意接受他的感情吗?

  他……还来得及吗?

  “什么私人关系?”安率薇眉头深锁。他到底想说什么?她完全摸不着头绪。

  “记得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喊你率薇的吗?”

  霍至威打定主意,不管她是不是已经接受Andy,他今天就要把自己的感情全盘托出。

  他不想再等了!

  更甚者,他其实一开始就不该采取观望态度,是他对感情的处理方式太过谨慎,才让自己错失了追求她的良机。

  “我、我没注意到这点……”她轻声地撒谎。

  她记得,明明记得。

  他在去迪士尼玩的时候,就突然对她改变了称谓,第一次听见时,她的心还因此傻傻地猛跳个不停。

  但她不敢承认,一来,是因为他之后表现得好像那根本没什么,单纯是她个人想太多,二来,她隐约意识到,只要自己现在承认,有些勉强守住的关系将会大为改变。

  思及此,她猛然打了个寒颤。

  “从我们去迪士尼乐园那时,我就一直这样喊你了。”同时,他也默默等待她有天会突然喊他的名字,而非一直称呼冷冰冰的霍先生。

  每一次跟她相聚都是一份期待,但每次望着她离开的背影,心中的黯然便会多添一分。她的每一句霍先生,对他来说都是声提醒,标记着他们之间固守的雇佣关系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安率薇望着他,心跳如擂鼓,想要别开视线好躲开他炽热灼人的眸光,却被他一把捏住下巴转回来,与他四目相对。

  “我想要跟你交往,率薇。”霍至威终于开口了。

  话一出口,他才更深刻地了解,自己对她的渴求早已超出他想像太多、太多了。

  现在,他不只要对她坦白自己的感情,而且誓言一定要拥有她,就算必须耍一些小手段弄掉Andy也在所不惜。

  “跟我交往?”安率薇瞠目结舌地望着他,在确定他不是开玩笑,也不是她在作梦后,完全愣住了。

  这居然是真的!

  公司里众多同事仰慕的偶像老板居然对她说“我想要跟你交往”

  “我爱你,我想跟你有更深入、固定的关系。”

  霍至威放开手,手指间的细腻触感立刻消失,但很快就又用宽大厚实的双掌捧起她的小脸,更直盯着她刚才被吻到的地方——他要抹去那碍眼的痕迹。

  霍至威没有错过她脸上一闪而过的惶惶不安,但他不愿再有所顾忌,直接将她顺势压向沙发深处,滚烫又充满渴望的唇瓣欺上与她密合,可当他试探性地轻吮她的唇时,她抗拒了。

  意识到状况不妙,安率薇张开双掌贴向他宽阔结实的胸膛,努力推拒着。

  但他再也压不下体内刚猛的兽性,直想借由两人轻触的唇瓣找到爆发的出口,于是他强势地撬开她紧闭的牙关,反复刁弄她无助的丁香小舌,感受彼此几乎紧贴着的身躯传来她体内如雷的心跳声。

  她几次试着转开头,但他不让。

  安率薇的无助抵抗不但没有让他撤退,反而更释放出他心中的欲望,他放肆地吮吻着,直到她浑身虚软地瘫在他宽厚的怀里。

  见状,霍至威暂且放过她微肿的红艳双唇,火热气息伴着强悍的吻滑到她颈侧,引来她惹人怜爱的轻颤与娇喘。

  顿时,属于男性浑厚的笑音在他喉咙底处轻轻滚动。

  安率薇察觉,立刻僵直了身体,欲往后退却。

  他瞬间收敛住攻势,轻贴在她耳畔低喃着,“别怕我。”

  “我、我……”她娇喘吁吁,眨了眨水眸。这是第一次看见他在自己面前笑得十分轻松自在,令她不禁着迷。

  霍至威坐直身体,伸手一揽,将她霸道地拥进自己怀里,低头,在她体温略高的额头落下一吻。

  “我知道你对我并非没有感觉。”说完,感觉她稍微推了自己一下,他没放手,只问:“要否认吗?”

  要否认吗?

  安率薇愣了一下,仔细想过之后摇了摇头。

  她知道自己会抗拒不是因为讨厌他的举动,而是被突如其来的亲密吓了一跳,毕竟她一直觉得霍至威不可能爱上她,但现在听见他的表白后,她清楚知道,自己再也没有压抑的理由。

  霍至威对她而言,一直有股令她难以抵抗的魅力,基本上,只要他愿意,她很怀疑是否有女人能不被他吸引。

  他成熟、稳重、有责任感、忠诚、不花稍,个性虽然淡漠,有点冷傲,但一旦遇到事情,他又立刻表现出绝对的强悍气质。

  就像刚刚那样……

  一回想起他刚才猛烈的表现,安率薇心头不免又是一颤,仿佛还被他方才的放肆举动影响着。

  而且她该修正一下想法了,他一点也不冷漠……是标准外冷内热型的男人。

  见她摇头,他倏地放下心头重石。既然已经获得她的认同,完成“安内”的举动,那现在就该“攘外”了。

  “我想知道你跟Andy之间的进展。”霍至威语气持平地开口问,只有薄唇微抿的线条反映出他内心的纠结。

  “进展?”安率薇一头雾水。

  “如果你们已经公开在一起,我希望你今天立刻跟他提分手。”他侧过头,望向她的眼神坚毅晶亮。

  这点完全没得商量,他要她完完全全只属于自己!

  第6章(2)

  “分手?”

  霍至威见她一脸“根本不打算这么做”的表情,神色一黯、眯细了眼,一脸的不痛快。

  “或者我帮你把话说清楚。”很简单,不是她自己说,就由他代劳,反正在这件事上他铁了心,一定要在今天解决掉。

  “我为什么要跟Andy分手?”她柔声问。

  “因为从你承认对我有感觉的这刻开始,你就是我的女朋友。”

  “就这样?”意识到他可能误会了什么,她差点笑出来。

  霍至威表情认真地盯住她脸上乍现的微笑,冷声宣告道:“如果你希望立刻公开我们的关系,我会在今天之内让公司上下都知道。”

 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她连忙摇头澄清。

  “率薇,我是认真的。”霍至威用强悍的眼神逼她允诺,性感嗓音充满渴望,还隐隐有丝哀求。“跟他分手,我不想跟别人共有你。”

  “你一定是误会什么了。”安率薇给他一记安抚的微笑,试图澄清误会,“我没有跟Andy交往。”

  闻言,他微微怔住,随后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。

  她是他的,他没有慢一步,感谢老天。

  可若她真的没有和那人交往,他看到的那个画面又是怎么回事?

  “但我明明看见你们接吻。”

  “意外,我们只是不小心擦到……一点点……”她低下头,越说越小声。

  跟他霸道又强悍的吻相比,她完全想不起跟Andy不小心双唇擦过时的触感。

  他脸上露出释怀的微笑,但仍小心地求证。“你们真的没有在交往?”

  “我都快被工作操死了,哪来的美国时间谈恋爱!”

  霍至威没理会她语气里的暗示,安心感舒坦了他四肢百骸。

  “很好。”

  闻言,安率薇瞄他一眼,“哪有好,我工作很忙耶……”她不死心,又把老问题特别挑出来说。

  “先睡吧,就靠在我身上眯一会儿。”他一手轻按住她肩膀,任她靠在自己胸前休息。

  “嗯。”

  不得不说,窝在他胸前的感觉真好,仿佛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事情令她害怕。

  安顿好她后,霍至威这才缓缓回应她的不满。

  “我知道你很忙,这事就交给我处理,我一定能抓出时间让你乖乖待在我身边。”

  好霸气的男人,她之前怎么会没察觉出他的“真面目”?

  不过,这种感觉让她好安心,仿佛天塌下来也不用怕,因为他就待在她身边,会为她撑起一片安全的幸福天空。

  这是她跌入瑰色梦乡前,脑中飘过的最后一个念头。

  “恭喜你。”霍至威端起眼前红酒,姿态优雅地向她敬酒。

  “恭喜我?”安率薇跟着拿起酒杯,一脸摸不着头绪地问。

  他嘴角噙着微笑,“听说好事那款饮料的销售量很不错,厂商十分满意,立刻委托我们做他们下一季的品牌概念广告。”

  “原来你是指这件事。”她没好气地瞟他一眼。

  自从他们交往后,她不幸地发现自己越来越敢对他没大没小。

  “这不值得庆祝?”

  “当然值得庆祝,但这是团队合作的成果,你这个大老板却单单请我吃饭,实在有欠公平。”安率薇红唇微噘,觉得这顿大餐吃得有些心虚。

  “你是我女朋友,我本来就有义务巧立名目带你出来透透气。”他掩不住眼底笑意地开口。

  “最好是这样啦!”她咕哝道。

  “嗯?”他没听清楚。

  她正要开口说没什么,就见霍至威突然低下头,拿出手机,随后抬头抱歉地看她一眼。

  “是我奶奶。”

  “那你赶快接。”她说,随即低下头,认真品尝眼前美味的海鲜大餐。

  霍至威接起电话,以简短语句回答着,还不到一分钟就结束通话。

  “讲完了?”安率薇诧异地问。

  “嗯。”他静静地看她一眼,不懂这有什么好怀疑的。

  “这么快?”她又问。

  “我们一向这样。”霍至威恢复淡然表情,小块小块地切下眼前的虾肉,轻巧地放入嘴里。“奶奶只是打来问我最近过得好不好,顺便告诉我她现在人在欧洲,很想见我一面,我告诉她,我下礼拜会到德国出差。”

  安率薇不敢恭维地看着他优雅的进食动作。每一口都只吃这么小块,会有味道吗?

  “你要到德国出差?可是你的德文……”

  “学到一半就被老师喊卡了,我必须找个翻译人员同行。”他嘴角抿着笑意,意有所指地道。

  安率薇挑高眉,直勾勾看着他。现在是在指桑骂槐喽?

  “这个不负责任的老师跑去你公司帮你赚大钱了,还嫌喔?”她没好气地站出来替自己说话。

  闻言,霍至威微微扯动唇角,快意地轻笑开来。

  “这样笑才对嘛!我可是帮老板赚大钱的好员工耶,却被老板嫌不负责任。”她忍不住嘀咕。

  “你说的固然有几分道理,但我的德文不上不下也是个问题。”

  “那怎么办?要我帮你找德文翻译人才吗?”他说的也对啦,那现在怎么办,要来个“临阵磨枪,不亮也光”吗?

  “我希望对方最好也是广告界的能手,翻译起来才事半功倍。”他处心积虑地布局。

  “这么挑喔?”安率薇听了也不疑有他,开始动脑思考,几个德文还不错的同学中有哪个符合他要求的。

  “你愿意陪我到德国去一趟吗?”见她陷入思考,霍至威感到有些无奈。她怎么会以为他是要她提供人选?

  “我?”她用叉子指了指自己。

  “你德文不错,又是我们公司内部的主要生力军,我挑你陪我一起过去,公司内部不会有人讲话。”他以为她心里有疙瘩。

  “当然不会有人讲话。”安率薇听了,马上无言地瞪了眼天花板,双手一摊,“自我那天早上从你办公室走出来后,才到下午,整栋大楼的人就都知道我们是怎么回事了。”

  “抱歉,我只是看你很累,想让你多睡一点。”他嘴里说着抱歉,但眼底却流转着诡计得逞的晶亮光芒。

  “我完全同意你的‘善心举动’,但当我从你那差点吓掉下巴的秘书面前走过时,我真的觉得好糗。”

  一想起那天尴尬到爆的景象,她到现在还是很想抱头呻吟。

  “这没什么,我们的事迟早会在公司里头传开。”这是他认定的事,因他绝不允许再有Andy二号出现。

  “我没打算反对,但是我们决定在一起还不到六小时,事情就马上传得沸沸扬扬,不会太快了一点吗?”

  “广告公司的形式风格不就是如此?”他低笑开来,随即话锋一转,切入正题,“怎么样,愿不愿意陪我去?”

  “那我们的八卦肯定会传得更加精采。”完全可以想像得到,未来会变成怎样。

  “一起去吧,去看看怎么跟国外客户交涉,可以学到很多宝贵经验。”霍至威很了解该怎么说服她。

  安率薇是个重学习胜过一切的女人,这点,从她透过进修进入原本不熟悉的产业后,能立刻有杰出表现中可窥知一、二。

  “这真是强而有力的理由。”

  闻言,他嘴角染上自信神采。

  “如果再加上星期六、日两天的德国自由行,忙里偷闲一下,如何?”他频频祭出令她无法抵抗的优渥条件。

  她皱紧眉心、咬住下唇,制止差点就点下去的头,大力摇了摇,“真是可怕,我的意志力开始摇摇欲坠了。”

  听见她的自言自语,霍至威笃定地扬起嘴角。“那么——再加上体贴男友相伴,够吗?”

  “我只再问一句,机票跟那些吃吃喝喝的部分由谁买单?”

  “公司。”他拿出最后压倒骆驼的那根稻草,轻轻放到她背上去。“你还能拿到出差津贴跟额外的专业翻译奖金。”

  丢开顾忌,她学他刚刚那样举起酒杯,抬高下巴粲笑如花——

  “好吧,成交。”

  第7章(1)

  德国——

  什么叫他的德文不上不下?

  安率薇听着霍至威流利地交换说着英、德文,同时跟德国与美商方面代表洽谈公事,不到两天时间就敲下两笔上亿的案子,十分地吃惊。

  瞬间,她猛然明白了。之前他要她教德文,还有这趟出差,恐怕都是他的“个人需求”大过于“公司需求”。

  合约签定后,三方起身握手寒暄。

  正当安率薇忙不迭地收起合约时,一抹红色纤影从会议室门口闪进来,才一眨眼工夫便双手搂住霍至威腰身,亲密地与他进行礼貌的脸颊亲吻。
欢迎您访问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,www.yq123.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 
 
上一页  客串保母  下一页
第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.yq123.com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喜格格的作品<<客串保母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.yq123.com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