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喜格格 > 客串保母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客串保母  下一页
 
 

客串保母  第6页    作者:喜格格

  霍至威走过去将房门关上,再次转身面对她时,就见安率薇已经站起身,双手抱在胸前,隔着小德的书桌看着他。

  “你要谈什么?”

  他们之间一定要这样吗?

  霍至威藏起失落的情绪,面无表情地走到沙发坐下,同时朝她比了个“请过来坐”的手势。

  她愣了一下,最后还是对他摇摇头。她要先听看看他到底想说些什么。

  见状,他的心情又沉了几分。

  看来她还不肯原谅自己那天晚上的失言,这无疑是一种抗议,对他而言,也是最严厉的惩罚。

  面对她的冷漠与疏离,他苦恼却也束手无策。

  “那天晚上我已经问过管家。”霍至威停顿了一下,才尽量语气持平地开口,“小德的生母叫伊雪慈?”

  “你问过了?”安率薇诧异地杏眸圆睁,原先伪装的冷漠瞬间消失,藏好的情绪一下子通通跃然脸上。

  他性感嘴角一抽,又缓缓道来。“其实我早就知道父亲有情妇的事……”

  安率薇更为震惊地看着他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。

  霍至威没有等她回应,迳自接着说下去。

  “小时候,每当我听见父母因为这件事争吵,或是母亲躲在房里大声痛哭时,我就痛恨自己的父亲,但父亲又对我很好,渐渐的,我整个人感到相当错乱,陷入痛苦挣扎中,最后,我把恨转移到父亲的情妇身上。”

  她望着他茫然、没有焦距的空洞眼神,心底突然窜起一股浓浓的不舍与刺痛。

  那时候他才多大?又因此承受了多少不该由他承担的痛苦?

  她甚至不敢想像,一个孩子痛恨疼爱自己的父亲时,会受到多大的伤害。

  安率薇没有提问,也没有做出会打断他思绪的安慰,只是站在原地,看着陷入回忆中的他。没想到,他的身影看上去竟是如此孤独无助……渐渐地,在她的眼神里,心疼与爱恋逐渐一点、一滴不断增加堆叠。

  霍至威没有勇气看向那双最近总是冰冷冷的水眸,如果他发现那双水眸泛着温暖,也许陷入回忆里的他便不会感到如此孤独又痛苦。

  他旁若无人地继续接着说:“恨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真的容易多了。”

  他苦涩地笑了一下。

  安率薇看见他脸上充满无助的苦笑,心偷偷地抽紧了。

  这一刻,她突然好想冲过去紧紧抱住他。

  现在她眼中看到的,不仅仅只是现在的霍至威,还有当年那个因父母不合,困在自己情绪里的痛苦男孩。

  但她依然把持住自己体内猛然窜起的温情,更拚命警告自己,她不过是个保母而已,她不该也不能管。

  “于是,不管我父母怎么跟我形容伊雪慈,我都照单全收。直到五年前,我在国外得知父母出车祸过世,留下一个三岁弟弟需要我照顾时,心中充满排斥,因为那是伊雪慈的儿子,不是我母亲生的。”

  安率薇放下双手垂在身侧,目光仍无法从他痛苦的脸上移开。这真是那向来冷悍干练的霍至威吗?

 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,别再记恨了,听到这些话,她根本无法不原谅他。

  虽然每当她想起那句伤人的话时,心底还是会隐隐刺痛,但现在她已经知道,那天晚上在他体内翻涌的情绪有多么强烈、巨大了。

  况且当她一变脸的时候,他马上就跟她道歉了。其实他大可不必这样做,因为她本来就只是一个保母而已,但他却毫不犹豫地道歉了。

  她正在为他说话。安率薇一意识到她先前幼稚的行为,立刻暗暗骂了自己一句——白痴!

  不管他曾对自己说过什么,或是造成什么伤害,全都已经过去了,现在她眼中只有他——眼前这个对自己敞开心房的脆弱男人。

  “但是,当看见小德在灵堂吵着要父母起床陪他玩时,我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放手,甘愿一肩挑起照顾小德的责任,甚至不在乎他是谁的儿子了。我只知道他是我弟弟,这世上唯一的亲手足。”霍至威说完后,朝她扯唇轻笑了一下。

  瞬间,一股暖流自她心底最深处蔓延开来。

  安率薇感动于他对家人的温情和愿意扛起责任的气魄,心弦立即被牵动,一种微妙的情愫油然而生。

  这个男人真傻,明明比小德还渴望被爱,却不求回报地对小德付出全部的爱。

  真是了不起的哥哥。

  “小德崇拜的人是你,但他需要的却是妈妈。”安率薇下意识脱口而出,然后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。

  她明明可以晚一点再说的,现在他需要的是安慰而不是当头棒喝。

  天啊,安率薇,你这个冲动的白痴!

  霍至威显然没她想得那么脆弱,听见她的话,他只是露出淡定的从容微笑说道:“我知道,所以这阵子才会任由你带小德跟伊雪慈碰面。”

  闻言,安率薇惊诧地瞪大双眼。

  他知道?他居然在全都知道的情况下,却还能压抑从小根深柢固的恨意,不动声色地潜心思考跟观察。

  霍至威果然不是泛泛之辈!

  “所以你今晚要跟我谈什么?”她不解地看向他。

  他没说话,单单盯着她看了会,然后缓缓发话——

  “请你通知伊雪慈,我想跟她碰个面。”

  第5章(1)

  今天是小德住在霍宅的最后一天。

  安率薇依照对霍至威的承诺,也出现在现场,看着佣人将小德的行李打包上车。

  接着,就见小德站在母亲身边,跟霍至威道别。

  一个月前,霍至威跟伊雪慈碰面后,便做出让小德回到母亲身边的沉痛决定。

  因他发现,伊雪慈不是他印象中的坏女人,她委曲求全,甚至努力工作,就是期待有天可以让儿子回到身边。

  而且就算小德不说,霍至威也察觉出一个孩子对母亲的渴望,于是他选择放手。

  安率薇始终站在他们身边,她看得出来,伊雪慈对霍至威的决定充满感恩与喜悦,小德则被开心与难过的情绪两面夹攻。

  至于霍至威,尽管他佯装出一脸平静与淡漠,但她隐隐约约看到他的眼角有泪光在闪动。

  在他们四人一起庆祝小德的生日后,小德便跟随母亲离开了。

  会刻意选在小德生日当天,是希望事情能有个时间上的区隔,从此以后,小德身边将会有个全心全意爱着他的母亲。

  “哥哥!”

  安率薇跟霍至威站在车道上目送着他们,却看见驶离一段距离的车子突然停下,小德小小的身躯开了车门跳下,直奔向哥哥的怀抱。

  霍至威蹲下身,一把承接住小德猛烈的撞击,将他小小的身躯抱得很牢、很牢。

  “哥哥……”小德撒娇的一声又一声喊着,听得众人的心瞬间都变得又软又热。

  霍至威虽然将小德抱得很紧,但他很快便压抑住内心澎湃的情感,缓缓松开钳制的手臂,握上小德的肩德。

  “小德,你随时可以回来看哥哥,房间里面的东西哥哥都会帮你留着,不用担心。”

  小德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而跟着下车的伊雪慈走了上前,轻轻牵起他的小手。见状,霍至威强迫自己松开原本按住小德的大掌,教他要听妈妈的话并催促他离开。

  终于,载着小德的车子远得看不见了。

  “谢谢你对小德所做的一切。”

  在黑夜中,安率薇突然听见他磁性的嗓音扬起,顿时,心底仿佛有根弦被轻轻拨动了下。

  “这没有什么,我的工作内容从一开始就是成为小德的朋友,不是吗?”话一说完,她立刻察觉到身旁的他莫名沉静了下来。

  霍至威正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,垂在身侧的双手悄悄握成拳头。

  为什么她总是有办法说出令他感动的话?

  越跟她相处,他就越被她的单纯与美好所吸引,这让他想将她永远留在自己身边,想好好对待她,可她会愿意吗?

  “要不要进去了?”安率薇没有把自己对小德的不舍表现出来,因为比起她,他才是更需要被安慰的那个人。

  “嗯。”

  听见他闷闷的回应,她知道自己现在最好别打扰,只是默默地和他并肩往屋子方向移动。

  要他放掉那小小的肩膀,对他来说需要花费多大的力气?

  瞬间,她突然明白,自己之所以会答应今晚要出现在这里,除了想多跟小德相处之外,另一个原因是希望可以待在他身边,给他一点点安慰跟温暖。

  走进客厅后,她转头问他,“你要我留下来陪你一会吗?”

  闻言,霍至威浑身震了下,很意外她会这么问,但看向她的眼神充满深深的渴望。

  “如果你愿意的话。”

  “如果有锡兰红茶的话,我就不当自己是员工,以朋友的立场稍微陪你一下喽。”安率薇态度大方地回答。

  站在一旁的老管家听到,立刻动身要去泡茶,但在霍至威朝他摇摇头后,老管家会意地退出客厅。

  “谢谢。”他轻声道谢,心底涌起想亲手为她泡茶的冲动。“我去帮你泡茶。”

  “我帮你。”她跟他一起往餐厅移动。

  “只是泡杯茶。”他有些困惑地停下脚步,回望着她。

  “你现在情绪不稳定,我可不希望等一下还要处理你被烫伤的伤口。”

  他感到好笑地摇摇头,强调道:“我很好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对于小德离开的事,你正以超人般的惊人速度恢复中。”安率薇轻松地跟他打趣道。

  他听了忍不住轻声笑出来。“其实也没那么快。”他幽默地回应她的善解人意。

  瞬间,她“噗哧”一声,畅快地笑了出来。

  几分钟后,霍至威将泡好的红茶倒入杯中端给她,然后两人便在餐桌边坐下。品茶期间他一直用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盯着她瞧。

  “怎么了?”她眨眨眼,困惑地问。

  “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。”他的眼中含着脉脉柔情,但话只说一半便不再继续。

  “关于我的工作?”她胡乱猜着。

  他谨慎地点点头。

  “你不用为我担心,我已经准备找新工作了。”原来他是在担心这个。

  安率薇微笑着,她预备转换跑道的自修功课已准备得差不多,是时候开始找份正职工作了。

  “你打算找哪方面的工作,广告?”

  “对,没想到你还记得。”安率薇听见他的话,心底扬起一股诧异。

  “你说过的每句话我都记得。”他看着她因这句话突然嫣红的小脸,缓缓拉开一道微笑,但为了不让她感到尴尬,他立刻转移话题。“我知道有间不错的广告公司在征人,我再把资料Mail到你信箱?”

  “好,在我回去前,记得提醒我将Mail留给你。”

  “我会的。”霍至威收起轻松的态度,突然一脸正经地开口,“但我要找你商量的不是这件事。”

  “不然?”

  “我记得你提过自己是德文系毕业的。”

  “你的记忆力真惊人。”

  闻言,霍至威略感无奈地扯唇笑了下。惊人的不是他的记忆力,而是他对她在意的程度。

  “最近我公司跟德国有一些业务往来,我希望能学一点德文。”他只说出部分事实。

  基本上,身为大老板的他并不需要亲自出马,就算计画要到德国洽谈,也只要雇用一位翻译人员随行即可,但他不想跟她完全断了联络,只得以此为借口留下她。也许这个方法有些蹩脚,但在确定她也对自己心动前,他不想两人之间连最基本的朋友都称不上。

  “你是要我推荐老师给你?”

  “不是,我想请你当我的家教。”

  “家教?”

  “你愿意吗?”

  见他问得有些紧张,安率薇在心里猜测,他大概是因为小德刚走,怕自己会感到寂寞,才想找点事情来分散注意力吧?

  毕竟以前每天晚上的这段时间,他都是跟小德一起相处的,现下时间突然空了出来,一定会更显出小德离开的空虚。

  霍至威见她有几分犹豫,缓缓扬嗓道:“如果不方便……”

  “我还没找到正式的工作,所以其实没什么不方便的,只是——”她顿了一下,看着他听到自己说出“只是”这两个字时,眉头快速皱了一下,不禁觉得好笑。

  他真的这么希望跟她学德语喔?

  “我得先说,我的德文没你想像中的好,而且一旦找到正式工作,我们的课程很可能得随时喊卡。”

  “所以你答应了?”霍至威目光炯炯有神,听见她答应,比赚进上千万还令他高兴。

  “如果你可以接受以上两点的话,我想应该没什么不可以。”安率薇耸耸肩。

  “那我们明天开始上课?”他积极地提议。

  她狐疑地看着他,用充满不解的语气问:“你真的迫切需要学会德文?”

  闻言,他不答反笑,俊颜已从不舍中恢复一点喜悦神色。

  霍至威真是她命中的大福星!

  处在新进员工训练会议上的安率薇满怀感激地想着,要不是霍至威告诉她这个职缺,她也不会飞快就找到这么棒的工作。

  今天去帮他补习德文时,一定要买样东西去谢谢他。

  只是——他比她有钱得多,对东西的品质又很挑剔,到底要送什么东西给他才好?领带,还是袜子?以名牌来考量的话,这是她勉强买得起的礼物。

  午休时间,一群人边吃着公司发下来的便当,边放松地闲聊着。

  “唉,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一睹大老板的风采?本来还希望他会在新进员工训练会议上露个脸的。”一名女员工突然感叹道。

  “我也很失望。”另一名女员工点头同意。

  “对呀,提起泛奥广告,除了大家都知道它是全球数一数二大集团底下的广告公司之外,最吸引人的还是集团那传奇性的年轻龙头——霍至威先生。”

  “噗!”霍至威是这间公司的大老板?

  不会吧

  正在喝便当附赠的海带汤的安率薇,差点把汤喷到新同事身上,但幸好她反应够快,及时捂住嘴巴,这才避免了一场大灾难。

  “他——是传奇?”她不解地提问。

  问题一出口,身边几个同事都冷冷看了她一眼,一副“连这个你也不知道”的表情。

  “霍先生从哈佛大学毕业后立刻接掌了公司,只花了半年时间便将泛奥推上高峰,创造出成长率百分之三十六的惊人纪录,并因此多角经营,打造了个大集团。”某位男同事兴奋地说。

  安率薇睁大眼睛,困难地咽了咽口水。

  她一直都知道霍至威很有钱,但没想过他居然这么有才。

  “最厉害的是霍先生刚掌管公司时,因为资历最浅,要想驾驭一堆难缠的老鸟,还得面对商场上那些老奸巨猾的大老板,很多人都觉得他会失败,结果霍先生只花了半年便搞定所有难题,还创出不可思议的佳绩。”留美又留法,模样帅气的Andy用敬畏的口吻述说着。

  安率薇看着众人点头如捣蒜,发现这批新进员工根本就是霍至威的Fans!

  他真有这么厉害喔?
欢迎您访问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,www.yq123.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 
 
上一页  客串保母  下一页
第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.yq123.com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喜格格的作品<<客串保母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.yq123.com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