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喜格格 > 客串保母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客串保母  下一页
 
 

客串保母  第5页    作者:喜格格

  小德听了,整个人瞬间呆掉,而后突然瞪大双眼,大叫道:“你骗人,你是坏人、大坏人!你不是我妈妈,你不是!”

  妇人被小德激烈的反应吓住,愣了一下后,双手再度掩住整张脸,蹲下身子痛哭失声。

  餐厅里的人都往他们这里看,并交头接耳起来。

  安率薇没时间理会失控的妇人,连忙抱起明显被吓到的小德,才想离开,却看见小德脸颊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。

  直到这时候,她猛然回想起一件事——

  这妇人就是之前在霍宅大门前徘徊的女人!那时候她还以为是自己看错,看来,她一直试图接近小德。

  “小德,我们先回家好不好?”

  安率薇不想让小德直接面对这种事,大人世界的复杂不该造成孩子的痛苦。

  见小德把脸埋进她肩膀,被动地点点头,她便抱着小德站起身,打算快步离开餐厅。

  没想到,妇人却选在这时抬起头,悲痛地喊了一声,“小德——”

  安率薇马上察觉怀里的小德猛然震了下,全身僵硬地抬起头,以害怕又眷恋的目光望向妇人。

  “小德、小德,我是你的妈妈,我爱你啊——”

  闻言,小德突然挣扎起来,跳下安率薇的怀抱,走到妇人面前,把自己的小手帕递给她。

  满脸惊讶的妇人望着眼前的手帕发愣。

  “不要哭哭,这给你用,你不是坏人。”

  第4章(1)

  当安率薇领着小德回到霍宅时,已经晚上八点多。

  “安小姐,你们到底去哪了?不在家里,手机也没人接,大少爷快急死了。”老管家在大门口迎接他们,一张老脸布满浓浓担忧。

  “发生了一点事。管家先生,小德很累了,麻烦你带他回房,我想单独跟霍先生谈一下。”

  听见安率薇的话,老管家眼神一转,大概猜到可能的情况。

  关于小少爷的事他比谁都清楚,而这阵子一直有人在霍宅外逗留他就有预感了。

  唉,该来的终究还是躲不过。

  “大少爷在书房,小少爷就交给我吧。”牵过小少爷的手,老管家深深看了安率薇一眼,希望她可以说服大少爷。

  不管母亲如何,孩子还是需要母亲的,况且当初不是对方不要孩子,而是老爷跟夫人用强制手段抢到孩子又逼对方离开的。

  没想到,这笔上一代的烂帐,现在竟然落到年轻人的身上,他真心希望她能帮助大少爷做出明智且对小少爷最好的安排。

  “小薇姊姊?”小德露出不安的神情。

  “你要乖乖听管家爷爷的话,小薇姊姊会把今天的事都告诉你哥哥,然后我们再一起想办法,好不好?”

  小德一脸担忧地点点头,对她招招手,示意要她蹲下身,然后就在她脸上亲了一下,“小薇姊姊晚安。”

  顿时,她心底滑过一道暖流。

  两分钟后,安率薇站在书房门口,深吸口气,轻敲门板两下后推门走了进去。

  一进门,便看见霍至威背对她望着窗外,一手抓着酒杯,紧绷的背影透出阴郁气息。

  “小德先回房了。”她试着先有个平和的开头。

  “我知道,管家刚用内线通知我了。”

  望着他挺拔的背影,安率薇紧张到必须不断地深呼吸,才能稍微控制住对他的惧意。

  她一直都知道,他温和内敛的举止只是必要的假象,一旦把这个男人惹毛,他绝对会是她这辈子遇过最难对付的可怕人物。

  “很抱歉,我们今天这么晚才回来。”

  听见她道歉,霍至威抿紧薄唇,努力压抑体内由不安逐渐转变成巨大愤怒的沸腾情绪。

  他可以冷静的处理所有事情,但绝不包括和他亲人有关的一切。

  小德,是他的至亲手足,她怎么可以带着他消失,连一通电话也不打?

  “你是应该道歉。”他缓缓转过身,凌厉黑眸冷冷扫向她,犀利地出声,“我需要理由。”

  “小德的母亲出现了。”安率薇必须悄悄握紧拳头,才有办法把话说出口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他俊颜异常紧绷,黑眸倏地眯细。

  “今天我跟小德去吃汉堡,然后小德的母亲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。”她小心地看着他拚命压抑怒火的容颜,困难地咽了口口水。

  “这就是你们晚归的原因?”他咬牙问。

  “对。”

  “你让小德跟那女人相处了一整个下午”霍至威将手中酒杯重重放到办公桌上,因为用力过猛,金黄酒液溅洒了出来。

  她深吸口气,回答道:“对。”

  “你为什么这么做?”

  望着他不断逼近自己的脚步,安率薇不安地往后退了两步,却仍鼓起勇气回答,“因为小德跟他母亲相处时看起来很快乐。”

  闻言,霍至威撇了撇嘴,冷笑了下。“很快乐?”

  他在和她相差一步距离处稳稳站定,威迫地俯下身,眼底尽是嘲弄,笔直视线深深探进她眼底,“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  他一字一字说得很清楚,语气里有浓浓的讽刺。

  “也许我什么都不知道,但我知道小德需要妈妈。”她挺直背脊,不许自己在他面前退却。

  “他不需要一个不负责任的母亲!”霍至威面部扭曲,愤恨地低吼。

  她大胆迎视他填满暴怒的黑眸,尽量以平静的语调问:“这真的是事实吗?”

  闻言,他立刻眸光犀利地瞪向她。“你说什么?”

  听着他冷肃的语气,和霎时显得冷酷的目光,安率薇的心惧怕的微颤了一下。

  这就是他。

  当她做出令他不悦的事时,他的斯文温和便会消失无踪,这代表了一件事——在他心中,她对他而言跟一般人没有两样,只要惹他不快,他同样会怒目以对,将满腔怒火与讥讽泼洒到她身上。

  “就我今天听到的,我不觉得小德的生母是个不负责任的母亲。”安率薇坦率地把自己观察到的告诉他。

  霍至威脸上因苦涩而出现严厉线条,他咬牙低吼,“当初她可是拿了钱就离开,把亲生儿子丢在台湾,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负责任?”

  “不要讽刺我!”她别开脸。

  他靠她太近了,身陷怒火的他压迫力十足,逼得她呼吸急促起来,快速上下起伏的胸部好几次都难以避免地擦过他结实的胸膛。

  但在盛怒中的霍至威没有察觉,强势的伸手,一把稳稳捏紧她白皙的下巴,不顾她的抵抗,强迫她迎视自己那足以将人瞬间冻结成冰的寒光,更俯身贴在她耳边低哼道:“这是你应得的。”

  有种让小德跟他生母共处一下午,就该有胆量承受他的怒气!

  “你只听了你父母亲的说词,这样对别人不公平。”

  “你现在是在批评我父母?”

  他双眼仿佛喷火般怒瞪着她,察觉她又开始挣扎,便用一手牢牢抓住她的腰际,轻易地就阻止了她拚命想从他怀里逃脱的举动。

  安率薇见抵抗无效,反而造成反效果,让两人同样火烫的身子更加没有缝隙地紧贴着,于是她放弃推拒,假装不受两人之间瞬间高涨的热燥影响,试着跟他讲点道理。虽然知道不好沟通,但她不能就这样袖手旁观。

  稍早,小德跟生母分开时,那眼底流转的依恋让她好心疼。

  母子天性,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。

  她知道这事实一定会伤他很深,但他必须试着认清现实,学会放手的智能,否则没有人能得到真正的幸福。

 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希望你可以听听别人的说法,当年发生这些事情时,你并不在现场,所有事后说词都是出于各自的立场……”

  “够了!”霍至威愤恨地甩开她,冷眼看着她踉跄地往后退了两步,脸色沉重地低吼,“我为什么要听一个保母对我说教!”

  她不畏强势,也以相同的音量大声吼回去,“因为我听到的很有可能才是事实!”

  “容我提醒你,”他怒不可遏地盯着她,愤怒与可能失去弟弟的恐惧让他丧失理智地大声喝斥道:“你只是一个保母!”

  话一说出口,他立刻惊觉到自己的失控,但安率薇垂下的目光告诉他,来不及了,她因他盛怒中的无心话语,狠狠受伤了。

  “对不起,是我逾矩了。”她咬住下唇,稳住心底狂冒出的伤心与揪痛。

  她以为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付出,至少能让他感受到她是真心为小德好,但原来这才是他心中真正的想法。

  说穿了,她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保母。

  “率薇,抱歉,我不是故意……”说着霍至威伸手想安抚不知所措的她,未料她把身体一缩,巧妙地避掉他的碰触。

  见状,他胸口顿时揪紧,嗓音低嗄地痛苦剖白道:“率薇,我现在心情很乱,小德跟你晚归又失去联络,让我今晚一直处在极度不安的状态,刚才说的话全是无心的,没有任何意义,你要相信我。”

  面对他掏心挖肺的焦急告白,安率薇仿佛完全接收不到,只冷冷说了一句,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接着,她开始往门外移动。

  不顾她冷漠以对,霍至威两个跨步追到她身边,一把握住她手臂,语气里有抹软化,“我让司机送你回家。”

  没想到,她立刻抽回手,随着她的动作,霍至威心底的挫败感渐渐扩展,脸色也一点一点黯淡下去。

  现在连他的好意,她也不愿接受了?

  安率薇面无表情的对他摇摇头,“不用了,我只是一名无足轻重的保母,可以自己回家,请放心。”

  闻言,他眼神透出自责和悲伤。

  “别跟我闹脾气。”他放下身段,恳求地哄着。

  “我没有。抱歉,我先走一步了。”她冷淡看他一眼,拒绝接受此刻他表达出来的善意,“不管怎么样,请你听听别人的说法,还有,请以小德的幸福为前提来做决定。”

  她已经认清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,实在没有必要再勉强留在这里说服他,因为她什么都不是,也根本说服不了有钱有势的霍家大少爷!

  “让司机送你回去。”霍至威从她眼中知道自己犯了大错,一时半刻无法让她原谅他,但他又不愿意就这样让她单独回去,只得继续哄劝。

  现在她看起来有多么无助,她知道吗?

  “我没那么娇贵。”她自嘲地笑了一下。而在听见他们的争执声后,老管家暂时把小少爷交给佣人,快步赶到书房,刚好就撞见安率薇冷冷关上房门离开的失神模样。

  老管家轻敲门板后进入,看见从未把失意表现出来的大少爷正颓丧地瘫坐在沙发上,不禁叹了口气。

  见他进入,霍至威朝他扯唇苦笑了一下,吩咐道:“麻烦你说服她,让司机送她回去。”

  “是的,大少爷。”老管家立刻应允。

  “还有,我们今晚必须谈一下。”

  霍至威从不曾为了女人冷漠却又脆弱的反应而心神不宁过。

  在两人发生争执的隔天早上,他工作时总是忍不住想起安率薇,尽管他掩饰得极好,没有人察觉到,但他瞒不了自己。

  而当他依照平常的时间回家,站在书房门外时,呼吸不自觉加快,他知道,这是紧张的情绪反应。

  他站在门外很久,直到隐约听见她的声音透过门板传出来,才缓缓舒了口气。

  推开门后,他立刻察觉到,原本轻松的气氛顿时消失,安率薇只礼貌性的对他点头道好后,便忙着收拾自己的东西。

  没有其他的互动、没有像以前一样兴奋又骄傲地报告小德今天做了哪些事情,她变得……十足严守职责的分际。

  他不要她这样!

  她可以对他大吼、可以为了自己的想法跟他据理力争——通常他不会让属下这么放肆,但此刻他却希望她能这样对自己,总强过冷冰冰的对待和疏离的客套。

  要他怎么做,她才愿意再次对他重新敞开心房?

  小德没有问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,好像在他小小又敏感的心灵里,其实隐约知道所有事情。

  这样冷淡以对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两个礼拜,这段时间,他不断思考她所说过的话——

  不管怎么样,请你听听别人的说法,还有,请以小德的幸福为前提来做决定。

  他问过老管家,也观察到小德这两个礼拜的变化,所以对于安率薇仍继续让小德跟生母见面一事,尽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结果证明,孩子果然是需要母亲的。

  虽然小德没有说出口,甚至小心翼翼隐藏期待见到母亲的渴望,却藏不住每次和母亲碰面后,开心哼歌的好心情。

  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后,他心痛地发现,自己真的该放手了。

  第4章(2)

  “霍先生,我先走了。”

  一如他的预期,他一来,安率薇便立刻起身表明要离开。

  “率薇。”霍至威干涩地开口,试着在今晚将她留下。“今天你可以留在这里吃晚餐吗?”

  “我晚点还有事——”安率薇不自然地转开视线,不愿看着他带点恳求意味的眼神说谎。

  她知道,一旦看向他的眼睛,自己很可能会不知不觉被他牵着鼻子走。

  “我想跟你谈点事情。”他温和地打断她的借口,直到她终于愿意看向自己,他才困难地点点头,吃力地开口道:“我想把这段日子以来的想法跟决定提出来跟你商量一下。”

  听见他略微僵硬的请求,安率薇猛然震了一下。

  明明是个难以放下身段的男人,要他亲口说出这些话应该不容易,但他的确说出口了,而且还是用这种有点蹩脚的方式开口。

  顿时,安率薇一颗心全软化了,像颗熟透的水果般,她垂下眼睑,藏住心底的感受,然后抬眼,尽量不带情绪地看着他,缓缓启唇道:“我只是一个保母……”

  闻言,霍至威黑眸瞬间闪过一抹痛苦跟自责。

  他知道,自己这句无情的话伤她很深,如果时间可以倒流,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,只求收回这句无心脱口而出的话。

  小德察觉到他们之间古怪的气氛,伸出小手拉拉她的衣袖,张着大大的眼睛哀求道:“小薇姊姊,我下礼拜要参加说故事比赛,可是我还没背好故事,你可以留下来帮我吗?我想早一点把它背熟。”

  安率薇转头看到小德的眼神,就知道自己八成拒绝不了。

  “可是——”

  “小薇姊姊,拜托你。”

  小德心里很清楚,小薇姊姊是疼他的,每次只要他说出拜托这两个字,她就不会拒绝他。

  “好吧。”她根本硬不下心肠。

  书房另一端的霍至威听了,悄悄在心底长长地吁了口气,感激地看她一眼,但她却很快别开目光。

  她回避的举动仿佛在告诉他,自己答应留下来是为了小德,不是他。

  霍至威苦笑了下,察觉心底的揪痛又悄悄蔓延开来。

  “耶!小薇姊姊今天要跟我一起吃饭,我去请管家爷爷准备小薇姊姊最爱吃的牛排跟龙虾沙拉。”

  小德才说着便跳下椅子,开开心心地冲出房门,兴奋地不断喊着管家爷爷、管家爷爷……
欢迎您访问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,www.yq123.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 
 
上一页  客串保母  下一页
第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.yq123.com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喜格格的作品<<客串保母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.yq123.com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