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喜格格 > 客串保母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客串保母  下一页
 
 

客串保母  第2页    作者:喜格格

  他沉吟了下,出声,“我请司机送你过去,应该来得及。”

  安率薇想了一下,终于开口,“好吧。”

  “我们还没谈到薪资部分。”他有条不紊地问:“你希望月薪多少?”

  “我没什么概念,以前我都是领一般上班族薪水。”

  “一个月五万能接受吗?”

  她吓了一跳,“当然可以,这比我以前的薪水还多。”

  “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。”霍至威满意地点点头,站起身,按了室内分机,请老管家进来送客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她也跟着站起身,惊讶地发现雇主居然漏掉最重要的一件事。

  “还有什么事?”他问这话时,老管家已经进来,恭敬地在房门边等待。

  “我的工作内容?”她问。

  霍至威深深看她一眼,像在叹气般说:“不要让他感到寂寞。”

  才刚展开新工作没多久,考验便紧接着来。

  这天,安率薇一跟小德碰面,马上发现他气色不太对劲,一时半刻也没想太多,是直到不经意碰到他的手臂时,才猛然惊觉他全身发烫。

  她立刻跟老管家反应,而老管家马上打电话给霍至威,不到一小时,医生便已赶来,探视过小德并开了药后,就连霍至威本人也赶回家了。

  当老管家跟在霍至威身后匆匆来到小德的房间时,看到的画面就是安率薇坐在小德床铺上,手里拿着毛巾轻轻擦拭小德的身体。

  霍至威望着她温柔的侧脸,和深处流转着充满关怀水光的眼眸,瞬间,一股难以言喻的温暖闯进他胸口,来得又快又猛。

  老管家迟疑的站在门口,望着大少爷有些发怔的表情,轻咳两声后低声提醒道:“大少爷,您不进去看看小少爷吗?”

  霍至威猛然回神,快速垂眸再睁开时,已将方才被勾起的满怀感慨藏进心底深处。

  “嗯。”他淡淡地应了一声后走进房。

  房门口传来的轻微交谈声,让安率薇察觉到他们的到来,她站起身退到一旁,空出位置让霍至威可以亲自看看小德的状况。

  霍至威走到床边,看向小德,平静的表情读不出任何情绪。

  “医生怎么说?”

  “发烧。”

  “发烧。”

  老管家跟她同时回答。

  两人互看一眼后,老管家恭敬地接下去说:“医生已经帮小少爷打了退烧针,说只要今晚好好照顾,应该不会有大碍。”

  霍至威听完,轻点了一下头,侧过身淡淡看他们一眼,最后把视线定格在安率薇脸上,“你刚才在做什么?”

  “我刚才在做什么?”突然被点名,安率薇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将手中的毛巾递给他,“帮小德散热。”

  大概是她的动作太过自然,他没多想,立刻伸手接过。

  她顺口一问:“换你接手?”

  此话一出,老管家立刻诧异地抬头。向来只有人伺候大少爷,哪有让大少爷亲自动手的道理!

  老管家正要出声阻止她逾矩的举动时,未料,就见向来冷漠待人的霍至威坐到床沿,仿效她刚刚的动作,亲自为小德敷冷毛巾。

  老管家突然有所顿悟,视线在他们身上打转了会,然后就悄悄退出房间,把空间留给他们。

  安率薇双手背在身后,站在他身侧,探头探脑地观察,“你做得很好,就这样继续保持下去。”

  闻言,霍至威停下动作,抬头,专注地凝望着她。

  这女人还真会鼓舞人心。

  通常这种鼓励的话都是由他开口来勉励下属,这还是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到这句话,而且被鼓励的对象还是他,一时间,他竟感到有些荒谬与……温馨?

  温馨!

  这个念头一窜进他脑里,身躯不禁一震。

  “怎么了,有什么不对吗?”隐约察觉他的动作好像僵了一下,她立刻倾身,忙着探看是不是小德有什么异状。

  她一手放在小德额头,一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,微微皱眉,好像感觉不出差异,最后索性闭起眼睛,更加专注地去感受。

  霍至威在她倾身靠近时,直觉想往一旁退去,因他向来不喜欢有人靠自己太近,但当她突如其来的亲近,带来一丝好闻的清香时,他倏地愣住了。

  那是属于女性身上独特的馨香,瞬间蛊惑了他的心神,结果他不但没有退开身子,反而情不自禁地深呼吸了一口——

  她好香。

  不同于一般女人的香水气味,她的味道很自然、清新,是种沐浴过后的淡雅香气。

  他凝望着她的动作,一时间,居然有些羡慕起生病中的小德,因为他可以得到她这么多的关心……

  “应该没再发烧了。”她稍微皱了一下眉头后,突然睁开眼睛看向他,并交代道:“再过一个小时左右,记得要让小德醒来吃药,为了安全起见,到时候再帮他量一次体温。”

  霍至威静静地注视着她,耳里听着她唠唠叨叨的嘱咐,胸口竟泛起一圈圈莫名涟漪,感觉自己心底的某些东西已被她触动了。

  “还有,记得让小德多喝水。他可能没有食欲,但还是要盯着他吃些稀饭之类的清淡食物补充体力,知道了吗?”她说到一半,停下来确认。

  “嗯。”霍至威不轻不重地回应了一声。

  他望着她投向自己的温暖目光,感觉心跳似乎有加快的趋势。

  “对了,记得随时注意小德出汗情况,要是衣服湿了,就得赶快帮他换件衣服。”

  他认真的听她滔滔不绝地讲解,胸口有道暖流淌过。他想她是真心替小德担心,不禁缓缓扯开一抹极淡的微笑,“没想到照顾病人有这么多细节要注意。”

  “当然要加倍注意!”她理所当然地说着。“小德已经生病了,能依靠的人就只剩下我们了,不小心一点怎么行?”

  他定定望着她,不确定她有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。

  我们……这两个字从她口中说出来,竟让他产生莫大的归属感。

  安率薇在钜细靡遗地交代完后,总算能让多余的注意力放到霍至威身上,而直到这时,她才真正看进他眼底。

  望着他,她不自觉地失了神,沉溺在他深邃幽黑的眸子里,久久无法移开视线。

  “大少爷,医生有交代,等小少爷醒来时要补充水分,那我应该准备果菜汁,还是花草茶?”

  在老管家轻敲两下门板后,那低沉悠扬的嗓音传来,让他们瞬间回神。

  霍至威看着她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,然后困惑地皱了下眉的可爱表情,嘴角不禁泛起几不可见的浅笑。

  “你觉得呢?”他询问她的意见。

  察觉他是在问自己话,安率薇想了一下,回答,“如果可以,当然是都准备比较好,看小德爱喝什么就喝什么,生病的人最大!”

  看见她说“生病的人最大”时,脸上挂着单纯甜美的微笑,霍至威只觉胸口顿时紧了一下。

  “那就都准备一点吧。”他采纳她的建议。

  安率薇听了,马上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。

  “是,大少爷。”老管家微倾身,但在他离去前,忍不住又再深深看了安率薇一眼,心想,她的出现或许真能够让两位少爷都快乐一点也说不定。

  第2章(1)

  安率薇接下保母工作已经好几个月了,刚开始时,每天跟她的雇主霍至威只在“交接班”时,有礼貌性的在三句话以内解决完“交流”。

  不过,自从小德生病过后,她隐约察觉到他们三人之间好像变得更加亲密了。

  喔,还有一点要补充——霍至威不只是帅,而是帅翻天。

  她甚至还观察到他每天下班回家后,也没马上换衣服,竟就穿着笔挺西装跟自己的弟弟互动。

  他把跟弟弟相处当成一种公事?

  她曾问过老管家相关问题,但老管家只淡淡一句“大少爷已经尽力了”作结。

  其实她也看出一些端倪,霍至威是真的有心亲近小德,但方法整个……非常离奇。

  现在,她终于相信老妈以前常说的那句话——有些男人就是搞不懂该怎么跟孩子们相处。

  “就是今天!”安率薇手中拿着小德的美术作业,漂亮水眸微微眯细,隐隐透出一股非达到目的不可的坚决态度。

  “小薇姊姊?”小德停下手边作业,有点害怕地看向她闪着算计光芒的脸庞。

  听到小德的叫唤,安率薇立刻回过神,朝他露出甜美又天真的微笑。“小德,怎么了?”

  “姊姊,你刚刚的表情好可怕。”

  看他手中拿着铅笔,原本在写作业,现在却一脸迟疑地看着她,她一怔。

  糟糕,忘记小德就在身边。

  安率薇马上收敛表情,换上凝重神色,准备跟小德串通等等要上演的小小阴谋。

  “小德,姊姊有件事要拜托你。”

  “拜托我?”小德愣了一下。

  小薇姊姊是大人,居然有事情要拜托他?大人应该都像哥哥一样,永远可以把所有事情做得很好,永远都不会害怕,不是吗?

  不像他——

  他很怕哥哥有天突然不理他,就像爸爸妈妈突然消失不见一样……

  “记得你还有一份美术作业吗?”

  小德完全不疑有他,乖顺地点点头。

  “我们今天一定做不完。”

  “糟糕。”小男孩惊骇地瞪大眼睛,圆滚滚的眼珠子让他天真的童稚模样表露无遗。

  “不过,姊姊想到了一个好方法。”安率薇朝他露出一个“完全不用担心”的表情。

  “好方法?”

  “我们可以请你哥哥帮忙。”

  话才出口,小德立刻狠狠倒抽一口气。“可是哥哥会生气!”

  “他不会。”她自信满满地笑着。

  “哥哥会。”他猛摇头。他不要哥哥生气。

  “我有办法让他不生气,但是等一下不管我说什么,你都要站在我这边,就像——”她皱眉,搜寻着脑中存放着的上百个卡通人物的影像,想有什么好让她拿来当成例子。

  “像陪在小王子身边的鸽子一样!”小德突然兴奋地刷亮双眼。

  安率薇看了眼小德,耸耸肩。“我本来要说你是小王子,而我是帮助你的鸽子。”

  “我比较想要当鸽子,它可以飞来飞去,很酷。”他显然已经先自行做过一番筛选。

  “好,那我们就这样说定喽。”

  “好!”他使劲点头,精神百倍。

  “打勾勾?”她伸出自己的小拇指。这是跟小孩子们立下“盟约”最具行为效用的仪式。

  小德皱紧眉头望着她,迟迟没有伸出立定象征盟约的小拇指。“小薇姊姊,那是给小孩子玩的,我已经是大人了。”

  “你是大人?”安率薇吃惊地张大嘴。

  他才国小二年级,算哪门子的大人?到底是谁灌输他错误观念的?

  “哥哥说,我开始上学后就是小大人,小大人也是大人的一种,所以我不能跟你玩打勾勾。”小德一脸严肃地说着。

  谁说小大人是大人的一种?全世界应该没有人会说国小二年级的小不点是大人吧?

  就在他们迟迟没有完成“盟约动作”的当下,始终威风凛凛的霍至威轻敲房门两下后,跟老管家一起走了进来。

  “小德,今天在学校好玩吗?”

  这是他的“万年”开场白。

  安率薇从小德身边的椅子站起身,向他点头打了招呼。

  自从确认她接下工作后,小德的小书桌立刻换成一张大桌子,后面摆了两张舒适的椅子,好让他们可以一起读书写字。

  “哥哥,我今天很乖。”

  闻言,霍至威没多说什么,只是轻点一下头。

  安率薇看了,差点当场直接昏倒。

  为了这件事,她跟霍至威至少沟通了将近两个月,她一直苦口婆心劝他可以给弟弟来个爱的抱抱,或是有个适时的小鼓励也好,而不该总是摆出一副公司大老板关怀属下的派头。

  但这个男人显然就是做不来,那句“小德,今天在学校好玩吗”还是她强烈建议一定要问的。

  不过就算只是短短一句话,霍至威还是能改成属于他自己“个人风格”的句子,本来她的建议是“亲爱的老弟,今天在学校有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吗”,这样问比较容易开启轻松闲聊的契机,但霍至威好像天生奉行“兄友弟恭”那一套,完全不受教。

  今天,她一定要协助他们兄弟俩打破僵局。

  就像他第一天交代的那样——不要让小德感到寂寞,当他的朋友,而他这哥哥也该做到。

  为了这点,就算要她冒着丢掉饭碗的危险也在所不辞,反正这也不是她第一次砸掉自己的饭碗。

  上一次是因为老板太烂,这一次,则是老板好到让人想对他鞠躬尽瘁。而且……他长得又很帅。

  是个标准的外冷内热型男人,明明很爱自己的弟弟,却将情感藏得一丝不漏,或者应该说他其实相当拙于表达,既然如此,就该由她来推一把。

  “霍先生,有件事我必须跟您报告一下。”

  “请说。”霍至威把公事包放到自己办公桌上,转身面对她。

  “小德有一项必须‘亲子合作’完成的美术作业。”

  “美术作业?”他下意识看了眼小德。

  安率薇心底立刻冒出一个疑问——他在意的是“美术作业”,而不是“亲子合作”?

  不过,至少她可以很确定,他是真心想对小德好,这样她比较好办事,对接下来打算执行的“小小骗局”也更有一点自信。

  “作业明天就要交,只是小德一直不知道要怎么跟你开口,他担心你要忙公司的事,所以才把作业拖到现在。”

  说完,她觑了眼霍至威,那依旧文风不动的表情让她有一丝丝挫败感。

  “小德?”他沉稳眸光淡淡扫向弟弟。

  “哥哥……”小德把头垂得低低的。

  “不是小德的错,是我一直没跟你报告这个状况,为了弥补我的疏失,今天我会留下来,直到小德完成作业为止。”她连忙护在小德面前,把话接过来。

  “谢谢你。”

  霍至威说的话依然精简到令她感到一阵泄气。

  “霍先生,但我只能从旁协助。”她费心暗示。

  他沉吟了一下,点点头。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如果你今晚可以抽出一点时间……”这是这件事最困难的部分,必须把这位大老板从工作那里抢出一小时给小德。

  “我会跟小德一起完成这份作业,但还是麻烦你在一旁帮忙,好吗?”霍至威没有打马虎眼,清楚地给出承诺。

  “没问题。”她满意地笑开。

  “现在,让我们先一起下楼吃个晚餐。”他说着,目光转向始终恭候在门口的老管家。

  “大少爷,今晚的餐点是小少爷最爱的焗烤、龙虾沙拉还有马铃薯浓汤。”老管家立刻接话。

  而当霍至威的视线接触到安率薇时,隐约透露出讯息——“我知道你在搞什么鬼,但我并不打算拆穿你。”

  一小时后,他们吃完晚餐,重新回到书房,两个男人,一大、一小坐在小德的书桌前思考该画些什么。

  霍至威在听到作业题目是“我的家”时,脸上闪过一丝阴霾,但速度之快教人无所察觉。
欢迎您访问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,www.yq123.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 
 
上一页  客串保母  下一页
第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.yq123.com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喜格格的作品<<客串保母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.yq123.com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