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喜格格 > 客串保母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客串保母  下一页
 
 

客串保母  第10页    作者:喜格格

  “别这样看我。”他磁性嗓音低嗄地轻喃。

  她眼中的笑意转浓,伸出双手轻放在他宽阔结实的肩膀上,踮起脚尖,微微侧过脸轻吻上他。

  当两唇相触的那一秒,霍至威立刻化被动为主动,强健双臂圈住她腰身,两个大步便跨进房内,“砰”的一声甩上门。

  她原本按在他肩上的双手无力地往下滑,轻轻贴上他绷得像钢铁般坚硬的背部肌肉,又因受到男性体魄的吸引,下意识开始轻柔地爱抚着。

  感受到被自己深爱的女人爱抚,霍至威所剩无几的自制力瞬间崩毁,他忍不住发出压抑的低沉咆吼,将她压上墙忘情拥吻。

  当他粗喘着大气,抬起色浓乌黑的眸子对上她那一双氤氲水眸,他按捺不住的一把将她的外套脱去,而衬衫钮扣只解开了前两颗,其余钮扣受不住他强大的力道,全数脱线滚上地面。

  接着他的视线往下移,来到被高高撩起的裙子,身下的巨大瞬间变得更加硬挺、充满兽性的不驯躁动,眸中慾火更盛。

  安率薇因他的动作浑身轻颤,而在迎上他如爱抚般逐渐下滑的火烫视线时,心跳破百,体内更有股疯狂叫嚣着想要释放的热潮在鼓噪。

  霍至威紧紧闭上双眸,努力调匀失控的情欲,但他没有移开濒临爆发的火烫身子,反而俯下身,倾靠向她耳畔,以令人难以招架的嘶哑性感嗓音袭向她——

  “看我。”

  他身子硬直地命令,仿佛只要再多一毫克的温柔,他好不容易紧紧抓住的一丝理智便会随之断裂。

  她乖乖地仰首,一眼望进他如两潭深湖的黑眸,顿时,她忘了该呼吸,也听不见自己的心跳,只能看见他因过度隐忍而冒出的压抑薄汗。

  当她完全信任的无助水眸一对上他,霍至威立刻狼狈地躲开了,粗重的气息又变得更加沉浊。

  他用尽全身力量才勉强控制住体内几乎勃发的深沉慾望,重新把视线笔直望进她眼底。

  “这是你要的吗?”

  安率薇知道他正密切观察她的反应,只要她有一丝迟疑,他一定会马上弹开异常紧绷的身子。

  但她不要他这么做!

  她对他点点头,嘴角微微上扬。

  “别想也不想就——”霍至威咬紧牙关,全身肌肉因压抑而奋起纠结。

  他正想警告她,男人的欲望不是说停就能停,尤其当对象还是自己深爱的女人时,无法自抑的慾望会像头粗暴野兽,一旦释放,便不可能再唤回。

  但她根本不想听他的警告,踮起脚尖,再次深深吻上他,直接用行动告诉他答案。

  安率薇很清楚知道,她现在只想要他的爱……

  第8章(1)

  为了庆祝泛奥成功打入欧洲市场,拿下许多知名手机与服装品牌、香水的广告案,霍至威特地大手笔举行餐会并筹划了员工欧洲旅游行程。

  安率薇自动放弃这次员工旅游机会,因为日期刚好卡到小德的生日。霍至威原想请人事部重新规划日期,但被她劝住。

  她给他的解释是,反正这次主要是到德国游历,之前出差也算是去过了,实在没有必要因为她一人而更动所有人的行程。

  这晚,在连赶两场庆祝会——公司内部聚餐与小德的生日派对后,霍至威没有将她送回家,反而一路将车开回霍宅。

  听见引擎熄火,累得在车上睡着的她才恍恍惚惚地睁开眼睛。

  “到家了?”

  “我们到家了。”他看着她可爱的睁开惺忪睡眼,嘴角一勾,凑过去动手为她解开安全带。

  感觉有人突然靠向自己,安率薇下意识微微皱了下眉头,恍惚神情有股说不出来惹人怜爱的气质。

  不经意看了她一眼的霍至威,禁不住心底的躁动,快速在她唇上轻啄了下。

  这一下,让她立刻彻底清醒,她眨了眨眼,又眨了眨眼,不可置信地看着他,“你偷亲我?”

  闻言,他淡笑不语,眼底却流转着促狭精光。

  她不服气地轻咬下唇,目光忿忿地扫向他,娇嗔道:“不管,我也要亲回来,这样才公平。”说完,她佯装大野狼模样扑向他。

  见状,他瞬间仰首大笑,往后一缩,轻松便避掉她攻击力薄弱、玩闹成分居多的突袭。

  见行动失败,她几乎马上就放弃,懒得隔着排档杆“侵略”他,索性双手抱胸,想着改用言语攻击,但还没把威胁说出口,就听见坐在身侧的他开口——

  “我随时恭候大驾。”

  她听了,气恼地侧过脸,但同样什么反应都来不及做,又被他深深拥吻住,直到她快喘不过气,扣住她后脑的大掌才慢慢松开。

  而他还不忘贴近她耳畔低笑着叮咛道:“下一次,我可不许你这么容易就放弃。”

  闻言,她立刻刷红了整张脸。

  他看了大乐,随即动作俐落地开门下车。

  听见他爽朗又充满男性魅惑的笑声,她暗骂自己没用,又不是第一次接吻,为什么她每次都会忍不住脸红?

  真是不公平。

  “下车吧,我为你准备了一点惊喜。”霍至威替她拉开车门,像个绅士般让她把手勾上自己手臂。

  “惊喜?”她诧异地问。

  他故意卖关子地淡笑不答。

  偌大的霍宅没有佣人出来迎接,四周却烛火摇曳,而且不仅空气里飘散着淡淡的花香,似乎还能听见潺潺流水声。

  他牵引着她缓步走在铺有漂亮又浪漫的花道,一直走到客厅中央,就见有一立体花束座,上头放个方绒布盒。

  左侧墙面降下一面屏幕,上头正播放着两人交往过程的点滴,以前她协助小德完成的各种作业,也都被他一一细心扫描保存下来。

  最后一张照片,是他们当初去迪士尼玩时拍下的“全家福”。

  回想起那时心里的纠结,再看看如今站在自己身边,正捧着那方绒布盒准备求婚的男人——

  属于那时候的记忆顿时变得好遥远,但幸福却翩然降临。

  “嫁给我。”霍至威打开戒指盒,秀出里头两枚钻戒。

  “怎么会有两个?”安率薇被里头的大钻戒“们”吓了一大跳。

  她一直有预感他想求婚,但没料到会这么快。

  “六克拉那枚让你平常戴,至于四十克拉的这一枚,则是我们家的传家戒指,传给每一代长男的老婆。”他笑着解释,态度从容不迫,眼底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。

  “规矩真不少。”她笑着嘟囔道。

  “毕竟我们家是个大家族。”

  安率薇抬眼深深看着他,有些为难地开口道:“我很想收下这两枚戒指,但是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。”

  “率薇,我们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避孕。”他抬出说服的理由之一。

  “原来你有预谋?”她没好气地看他一眼。

  “预谋骗你嫁给我?”霍至威顿一下,看看她,不禁露出爽朗的微笑。“听起来还不赖。”

  “可是我们才交往不到一年。”

  “对我来说够了。”他没她那样犹豫,早在他们开始交往没多久,想“婚”的念头就一直冒出来。“你在等什么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她摇摇头,心里还有些拿不定主意,“我可不想大着肚子穿新娘礼服。”

  “我附议。”他松了口气。

  有过一次以为失去她的经验,让他在面对她时,除了注意要给予必要的时间培养感情之外,他不希望再因等待却不前进而冒出其他男人来竞争。

  “至威,我……”安率薇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思考。

  想要嫁给他这一点绝对无庸置疑,就像她回答的,她的确没在等什么,但就这样答应求婚……感觉有点怪。

  她觉得自己好像什么事都没做,直接就坐享其成。

  看了眼满室温馨浪漫的烛光与花海,她有些困窘,就连蜡烛也没有一根是她亲自点燃的……

  “说你愿意。”霍至威极力按捺住内心的不安,伸出一掌,轻轻抚上眼前深爱女人的小脸。

  尽管早已确定彼此的感情,但一旦来到这关卡,紧张感依旧会朝人铺天盖地般袭来。

  “可是我什么都没帮忙准备。”她还是觉得自己应该也要做些什么。

  闻言,他轻松一笑。这就是她迟迟不肯答应的原因?

  “你不需要烦恼这些琐事,我很乐意代劳。”

  “可是难道我什么都不用做,只要点头就好?”她甚至没准备要交换的戒指,按照礼俗,她不是应该帮他买一个吗?

  结婚真麻烦。

  “也不完全是这样。”他深深地看着她,一脸莫测高深地拿出另一枚戒指递到她面前,“亲一下。”

  “什么?”她诧异地问。

  “亲一下戒指。”他鼓励地点点头。

  安率薇心里虽然有疑问,但仍在他充满期待的注视下,轻轻亲了一下戒指,接着,就见他先把戒指牢牢握进掌心里,随后笑看着她,缓缓替她把戒指戴上。

  霍至威一边牵起她的手,一边留意她的反应,见她呆愣却没有反对的意思,心一喜,就将四十克拉大钻戒套进她的手指。

  在这过程中,她就像被他施了咒一样,根本没办法拒绝他的求婚。

  末了,他柔情万千地抬高她的手,在钻戒上落下深情一吻,抬头,用总是令她心跳瞬间加快的深情黑眸直勾勾望着她,“嗨,老婆。”

  她轻轻瞪他一眼,才微笑着回应,“哈啰,老公。”

  闻言,他浑身猛然一震,过了两秒钟以后,才双臂一张将她牢牢抱紧,下巴抵着她娇小的肩膀,内心扬起一股巨大喜悦。

  “至威?”她轻唤他的名字。“怎么了?”

  半晌后,霍至威的声音才稳稳地传来——

  “我一直渴望拥有一个完整的家,先前我以小德为家庭重心,而现在我有了你,拥有了一个真正的家。”

  本来他以为,叫唤一句老公或老婆是稀松平常的事,没想到从她口中听到一句“哈啰,老公”,竟能瞬间在他胸口掀起滔天巨浪,像永难平息的悸动,一波一波涌向他。

  “霍先生,先提醒你一下,我可还没有怀孕喔。”安率薇伸出双手,紧紧地拥抱着他。

  安心、舒适、温暖的感动顿时环绕在他们之间。

  他双手轻捏住她肩膀,缓缓拉开两人的距离,与她眼对眼、心对心,深情低诉道:“有你,就够了。”

  安率薇先是感动地微笑,随后像想起什么般,对他眨眨眼,另有所指地开口问:“真的?”

  只消一眼,他马上掌握她想问的是什么。

  “当然,如果能有一些可爱的孩子们,我也不反对。”霍至威快速倾身,在她唇上落下重重一吻,当作薄惩。

  明知道他心底的渴望是什么,还故意要他亲口说出来。

  “你才不会反对。”她双手叉腰,扬高下巴盯着他,“你喜欢小孩子。”

  “我喜欢,但我似乎不太擅长跟孩子们相处。”想起自己这些年来跟小德的互动情形,他的脸突然有些黯淡。

  “因为你是男人,光以交情来说,我就比你抢先十个月先跟小孩培养。”她把话题引开。

  “听起来不太妙。”霍至威伸出双手,将她拥进怀里。

  “不过,婴儿的听觉在妈妈肚子时就发育完成了,如果有人常常跟他说话,听说宝宝一出生就可以分辨出声音。”

  “声音?”他认真地皱眉深思。

  “大概隔着肚皮跟他聊聊天、说一些故事,或是唱个歌给他听之类的都可以吧。”她继续说个没完。

  “聊天?”霍至威大大皱眉。还要说故事跟唱歌?

  见状,她噗哧一声笑出来。

  幸福,现在就在她体内。

  第8章(2)

  安率薇最近快忙翻了。

  同属一个部门的同事,包括Andy都去德国员工旅游,可一家之前合作愉快的厂商,突然指定一款产品形象广告一定要由他们来做,于是她跟另外一名同事只好一个人当三个人来用,彻彻底底忙翻天。

  偏偏这时有名同事发现她手上六克拉的钻戒,一下子,她跟霍至威就要结婚的消息马上沸沸扬扬地传了开来。

  幸好霍至威有先见之明,除了家传的戒指之外,没忘记帮她准备一枚“比较可以戴出来”的戒指,否则若是戴上另一枝……会吓死人吧。

  当众人议论纷纷她会不会从此辞职、专职当个少奶奶时,安率薇很快就表态,以免谣言越传越不像话。

  霍至威依旧是大老板,她依旧是坐在原位的小职员。

  她喜欢接受工作上的各项挑战,但对管理属下却是兴致缺缺,所以尽管以她的能力早该升上主管位置,但她婉拒了晋升机会。

  结果,她的福利通通转变成厚厚一叠的钞票。

  霍至威是个很能容属下拥有不同意见的领导人物,正因如此,他的公司总能吸引奇葩型人物加入效力。

  思及此,安率薇点开最新邮件,远在德国的同事们都纷纷寄来祝福,唯独没有Andy的。

  自从她跟霍至威交往后,她跟Andy之间一直有股奇异的疏离感。

  “叩、叩。”

  敲门声让安率薇停下手边动作,她转过头看向会议室门板,一阵令人食指大动的消夜香味先飘了进来,然后是——大老板摆驾巡视。

  “哈啰。”霍至威一见到她,脸上就出现浅浅的笑意,像种自然反射动作。

  “嗨,老板。”她拿开工作用的眼镜,回以微笑。

  “还在忙?”他心疼地走到她身后,将消夜放到她面前,双手随即抚上她僵硬的肩膀,轻轻捏了起来。

  “对呀,谁教我的老板把员工都送去德国玩了。”

  安率薇往后仰,笑看他一眼,未料,他听了并不发怒,反而一手轻轻扣住她下巴,略略往上一抬,然后俯下身,印下深深一吻。

  她被他溢满不舍与心疼的浓吻夺去呼吸,直到肺部空气短缺,她不住挣扎,他才缓缓放开她。

  “终于知道要抱怨了。”霍至威温柔的双手再度协助她放松下来。

  “你是来监督工作进度的吗?”

  在他力道拿捏刚好的按摩技术下,她全身放松地大大吁了口气,往后一躺,整个人舒服地贴向椅背。

  “如果是这样,我就不会特地带消夜过来给你。”

  “好有良心的老板喔。”她闭着眼睛嘀咕。

  “是体贴的老公。”他纠正。

  安率薇感觉他在自己身边的位子坐下来,但她累到暂时不想睁开眼睛,也没理他。不晓得是不是她的错觉,总觉得自己最近变得非常容易累。

  “幸好大家快回来了,到时候我就可以好好休个假。”

  “你的确该好好休息一下,这件Case辛苦你了。”霍至威敛去唇边微笑,透着担忧的黑眸锁住她。

  “嗯。”她缓缓睁开眼睛,朝他露出疲软的微笑,“只是我现在就觉得好累,头脑有点发昏。”

  “另外一位同事呢?”

  “他今天刚好有事,先走了。”

  “我送你回去,或者……今晚睡我那?”他眉毛皱成两座小山,暗示性地看了眼会议室门板。

  “我也很想回家睡个舒服的大头觉,但客户明天就要看到初步的影片概念跟内容。”这就是她不能走的原因。
欢迎您访问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,www.yq123.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 
 
上一页  客串保母  下一页
第1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.yq123.com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喜格格的作品<<客串保母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123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.yq123.com!